贵宠娇女_在线阅读

饭饭TXT免费下载-FFbook.net >> 口-青春言情 >> 《贵宠娇女》TXT下载 作者:田园泡【完结】 语言:繁體中文 风格: 绿  字号:减小 加大

-----------------------------------------------------------------
 饭饭TXT免费下载----引领电子阅读新时尚
 电脑阅读:http://www.ffbook.net
 手机阅读:m.ffbook.net
 饭饭会员“汝鄢白露。”整理制作,版权归作者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如果觉得本书不错,请购买正版书籍,感谢对作者的支持!
------------------------------------------------------------------

贵宠娇女
作者:田园泡
文案

据说,苏家的五姑娘,人美身娇音好,可惜是个草包
据说,皇家的敬怀王,通文会武多智,可惜是个疯子
据说,皇帝下旨赐婚,两人不日即将完婚
据说,娶妻之后,敬怀王府的绣榻换了一批又一批

金邑宴:你今天看了别人一眼
苏娇:我的眼里只有你
金邑宴:你今天牵了别人的手
苏娇:我以后只牵你的手……把,把刀放下……


本书又名《论撩妻狂魔的养成》,《绣榻二三事》甜宠宠宠,标注:双洁
女主重生身娇体软,男主男友力max心狠手辣,变态忠犬,占有欲十足

内容标签: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娇,金邑宴 ┃ 配角:苏瑾,苏妗,苏驹,苏灏 ┃ 其它:架空重生,宅斗
==================

  ☆、美人娇

  初冬的天气冷峭的紧,细瑟的风打着落叶簌簌的飘散而下,落在青砖地板上,被裹着夹袄的小厮用大竹扫把归在一处用背篓背了往外运去。
  一侧弯曲长延的房廊之处,穿着青褂小袄的两个小丫鬟踩着脚上新添的立冬绣鞋,小心翼翼的端着手里的吃食往小院而去。
  穿过拱形小门,栽着数棵梅树的小院扑面而来是一片清淡香气,艳丽的红梅遥遥而立,在冷风之中傲然绽放,四方院落之中层层叠叠的是十余间房屋,小小巧巧颇为清净,与庆国府那厅殿楼阁,峥嵘俊轩的模样大相径庭。
  两个小丫鬟垂着脑袋走进西南一角门,进入正房,小心谨慎的掀开房前的毡子端着吃食往里去。
  房中早早的就烧上了地龙,整个房间暖洋洋的透着热气,外间正中案几上摆放着一个铜制镂空香炉鼎,两旁两只釉色白玉碗,一侧一支红梅簪着琉璃瓶娇艳欲滴,甜腻的脂粉香气带着袅袅熏香盘桓于房中,端的是一间女儿香闺处。
  珠帘轻动,一个穿着嫩绿色缎面袄子的大丫鬟从内室走了出来,她斜眼看了看面前两个惴惴不安的小丫鬟,语气中颇有不耐道:“呈进去吧。”说罢,径自扭着身子出了房门。
  其实本来按着这两个小丫鬟的等级,是进不来内院的,只今日是老太太的寿辰,内院忙成一团,这才调着她们进了内院帮衬着。
  轻手轻脚的撩开面前的珠帘,两个小丫鬟摒着呼吸,小心翼翼的踩着脚下的软绵地毯往里走去。
  只见内室之中,还站着一个大丫鬟,穿着粉缎袄子身条细长,正拿着一把象牙梳子梳着手中如瀑般的黑直长发。
  顺着那秀发,两个小丫鬟小心翼翼的往前看去,只看到那白玉般的肌肤掩在秀发中,一双素手从鎏金边的宽袖之中缓缓伸出,从侧边簪上一支镌着茉莉小花的白玉簪,那手纤长白皙,状若青葱,竟是比那白玉簪还要白上几分。
  “外院来的?怎的这般没有规矩?”那大丫鬟被珠帘之声敲动,转头看到身后两个端着吃食的小丫鬟,皱着眉头放下手中的象牙梳呵斥道。
  “姑娘恕罪…”
  “姑娘恕罪…”
  两个小丫鬟战战兢兢的跪倒于地,额头碰到泛着热气的地毯,刚刚回暖的身子被吓得浸出一身冷汗。
  “罢了秀锦,不过两个小丫鬟,今日老太太寿辰,别多生了事端。”一道软糯的声音带着勾腻的尾音从梳妆台前传出,带着房中甜腻的脂粉香气,一点一点的浸润于空气之中,勾的人心漾漾。
  “姑娘多是心软,都不看看这些人快要爬到咱们头顶上去了。”秀锦一边抱怨着,却也是没有多责怪那两个小丫鬟,只让她们摆放好了吃食,便打发出去了。
  两个小丫鬟垂着脑袋退了出去,其中一个踩着脚下的地毯,终于是没有忍住,回头看了一眼那坐在梳妆台前的女子,仅只一个侧脸,却已让人忘了呼吸。
  只见那坐在梳妆台前的女子,一身白肤仿若凝脂浇灌,又如白玉细细雕琢而成,一件黛色衬衣裹腰如束素,更衬身姿纤细,凝脂为肤,面上柳黛娥眉,眼若点漆,朱唇艳艳,雪凝琼貌,容姿艳妍,一举一动端的都是风流姿态,晃人心神,只现在年岁看着尚小了几分便是这般姿色,若等过了两年,那该是怎样的容貌啊。
  秀锦虚看了一眼那小丫鬟,见那小丫鬟通红着面颊脚步慌乱的出了去,这才将视线落到绣桌上两个小丫鬟呈上来的吃食处,但在看到那带着枣面的吃食时,气便是不打一处来。
  “这些看风使舵的东西,真当没人治的了他们了,姑娘不吃枣面,这么多年的规矩了,竟还弄错了。”
  “罢了,莫计较这些杂事,给老太太贺寿才是正事。”苏娇懒洋洋的点了一点口脂抹在嘴唇上,从花棱镜中看着那因为艳色的口脂而更加明丽了几分的面容,心下叹了一口气,拿起一旁的帕子又将那口脂抹了去。
  “姑娘…”秀锦站在一侧,看到苏娇的动作,有些欲言又止。
  自这大半年以来,秀锦明显的感觉自家姑娘好似换了一个人似的,平日里的那些讲究,诗词歌赋,琴棋书画,莫不都扔了,一天到晚懒洋洋的躺在绣榻上,美曰其名养病,不仅老太太那处推脱怕过了病气去的少了,就连女先生那里的课业也不做了。
  “更衣吧。”苏娇按了按绞痛的额角,想起等一下会发生的事情,整个人就感觉冷颤的厉害。
  上一世,她活得肆意 ,活的张扬,金陵城中,谁人不知,苏府的五姑娘,天姿国色,无出其右,却不想最后却沦落的人不人,鬼不鬼,而这一切的开端,都来源于今天的这场寿宴。
  今次,不管如何,她都不会再让自己陷入那般难堪的境地了。
  就着秀锦的手,苏娇换了一件新制的藕丝琵琶襟上衫和娟纱金丝绣花长裙,一双绣着双面银纹绣的绣花鞋,身子纤纤,状若蒲柳,整个人透着一股子娇媚之气,但那双眸却偏生的黑亮如稚童,生生磨出几分纯色。
  “不行,换了。”看了一眼花棱镜中的自己,苏娇皱着细致的眉目道,“上次的那件缎面袄子呢,给我拿出来,还有那件菊纹上裳。”
  “姑娘,那袄子太厚重了一些,还有那菊纹上裳,今日穿着有些沉气了。”秀锦看着苏娇自顾着翻橱柜中的衣物,赶紧上前将那两件衣裳拿了出来。
  “今日老太太寿辰,自是穿的稳重些才好。”苏娇一边脱着身上的衣裳,一边正儿八经的瞎掰。
  谁不知道今日老太太寿辰做的大,这整个金陵城中数的上名的世勋贵子,闺中才秀,都拿了请柬来赴宴,换句话,这就是一场变相的相亲宴。
  可现在的苏娇哪有这份心思,自重生以来,忍着性子安分了大半年,只盼着自己安安稳稳的过了这个坎才好。
  折腾了许久,苏娇终于是皱着一张小脸没辙了,怪只怪这张脸生的太好了,再怎么折腾都掩不住那番好颜色。
  “对了,那软毛织锦披风呢?”苏娇突兀的眼前一亮,扭头看向身侧的秀锦道。
  “在这呢。”秀锦从橱柜拿出那件软毛织锦披风,便见自家姑娘用力的顺了顺那脖颈处的一圈狐狸毛,喜滋滋的围在了身上。
  只见那狐狸毛蓬软酥松,卷翘起来遮了姑娘的大半张脸,只露出那双盈盈杏眼,圆黑瞳仁猫儿一般,眼角微挑,带着媚色。
  “行了,走吧。”苏娇摸了摸自己因为穿上了小袄而圆滚滚的身子,终于是满意的踏出了房门。
  老太太的寿宴做的大,规矩自然也是多了,苏娇的生母许氏前几月被发现有了喜脉,作为庆国公府的当家嫡主母,她这十几年来只得了苏娇这一嫡女,反观那侧室史氏竟是生得了一男一女,且颇得庆国公喜爱,许氏面上不显,心下却是焦躁,不想这三十好几的年纪竟意外有了身孕,老太太也是惊喜的很,只盼着是个嫡子,平日里对着许氏面色也好了几分,今日里这般的大日子也是杂乱,怕她磕着碰着,就让在院子里面静养,不用出席寿宴,所以只苏娇一人带着丫鬟往外去了。
  老太太的寿宴摆在荔香院里,那里素梅点点,前厅后舍的还带着一个大园子,里面花草树木奇多,隔着一条潺潺溪流是两座琉璃四角亭,这宴设在后园子里,也算是别出心裁了,既隔了男女之防,又让两方男女隔着溪岸葱树奇石可以互相对对眼。
  苏娇去的时候荔香院里面莺莺燕燕,已经或坐或站了许多人,她踏进前厅,在房门口脱了身上的软毛织锦披风,露出里面圆滚滚的缎色袄子,在丫鬟的通告声中径直进了内室去请安。
  老太太斜靠在软榻上,穿着一身正红色的梅花纹纱袍,面色红润,精神气十足,身边围着一圈人,正逗着说笑,看到苏娇进来,房中悉悉索索的渐渐熄了声。
  “请老太太.安。”苏娇敛目垂首,站在老太太五步远的地方端端正正的行了个礼。
  老太太平日里虽然较为偏颇三房,但是对于大房的苏娇也没有苛待,只笑着让起来,在定睛细瞧到苏娇那一身衣裳时,面上带了几分不愉道:“你怎么穿成这副模样?”今日里这寿宴的意思,大多心中都是明白的,苏娇这副样子出来,不是丢庆国公府的脸面么。
  “老太太恕罪,娇儿今日身子不爽利,故此…”
  “罢了罢了…”打断苏娇的话,老太太的脸上露出几分不耐,“你今日便早些回院子里头去吧。”
  “是。”在一众幸灾乐祸的眼神之中,苏娇垂下眉目,心下却是忍不住的暗喜,只要自己早日回去,避开那劳什子表哥,今日的祸就算是过去了。
  安静的垂首站立的老太太下首,苏娇的目光在房中一圈莺莺燕燕上略过,在触及到那张清丽温娴的面容时,掩在宽袖之中的素手便是紧紧的绞在一处,几欲都掐出了血印子。
  “不知五妹妹今日备的是什么礼?”穿着一身素色云雁细锦衣的苏瑾坐在老太太下首,一贯的娴雅安静,温顺的眉眼看着人的时候便是让人感觉自己的心都沉静了不少,但是苏娇是怎么都不会忘记使得自己容颜尽毁,名声尽失的人,到底是谁。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开坑,有兴趣的亲可以先收藏,么么哒(づ ̄3 ̄)づ╭?~
女主重生身娇体软易推倒,男主男友力max心狠手辣

  ☆、美人恨

  
  “五妹妹玲珑心思,备的礼必是不俗吧?”一旁的苏虞虽然是大房庶出,但因为有个同胞的庶长子哥哥,心气难免高了几分,平日里与苏瑾这三房的嫡女颇为交好。
  “我的心思哪比得上二姐姐呢,只寻了一幅双面绣的八仙祝寿图,也不知能不能入的了老太太的眼。”苏娇脸上笑容明媚,衬得一方内室之中群芳颜色尽黯。
  “五妹妹可不敢这么说,谁不知道老太太颇为疼惜你,哪里会嫌弃呢。”苏瑾看着苏娇那张娇媚的面容,面色笑意不变,只暗暗的搅了搅手上的帕子继续道:“只是不知五妹妹这八仙祝寿图是哪处寻的?可巧的很,四妹妹也亲自绣了一副,可见你们俩还真是有缘分呢,这贺寿的寿礼都是一样的。”
  天姿国色又如何,空有一副美貌,内里却是个草包,这金陵城中女子以才德为重,无才无德的女人,凭你一张好皮,也卖不了什么好价钱。
  这厢苏瑾此话一出,老太太的面色便难看了几分,这外头寻的,和亲自绣的,可真比不了。
  前厅之中也是一时寂静,众人皆缄口莫言,只等苏娇回话。
  “二姐姐可别掀我的底了,谁人不知我这腹内草莽,连个绣品都绣不像样,可不敢拿出来丢人现眼…”苏娇半掩住了嘴娇笑着道。
  “五妹妹心灵手巧、心思聪慧,不该如此妄自菲薄。”苏瑾淡淡一笑,似是没想到苏娇就这样大刺刺的将这话说了出来。
  “二姐姐可就别夸我了,我这也不知怎的,自上次染了伤寒之后,总是感觉脑子迟钝的紧,竟连个绣花针的摆样都想不起来了。”一边揉着额角,苏娇一边皱着一张小脸,真真一副苦恼至极的模样。
  “五妹妹不必烦闷,想必过些日子便好了。”不过看样子,是好不了了。苏瑾嘴角浅浅勾起,轻抿了一口手边的茶水。
  “那可不是,老太太疼惜你,不过一份寿礼,哪舍得责备。”苏虞紧接在苏瑾话后,细长的丹凤眼微微上挑,带上几分厉色。
  “四姐姐这话可就说的偏颇了,老太太疼的明明是三哥哥和二姐姐呀…”苏娇扬着一张笑脸,眼中清澈,却噎的苏虞没了话。
  “这说的是什么话,老太太可是哪个都疼的。”胡氏站在老太太侧边斟茶,脸上笑意盈盈的打着圆场。
  苏娇侧眼看了看胡氏,娇俏的吐了吐小舌,“是娇儿说笑呢,三叔母可不敢当真。”
  “你呀,就你最是活泼。”胡氏伸手隔空点了点苏娇,语气之中满是宠溺。
  苏娇面上带笑,心下却是冷然,怪不得上一世自己被这所谓的三叔母哄得团团转呢,这般好的演技,要不是自己真真确确的经历过那上一世的事情,还真当她对自己掏心掏肺的好呢。
  “老太太,大公子和三公子来了。”珠帘轻动,一个身穿青色儒衫的男子束着发髻,自门外步入,身后跟着一个身形纤弱的少年,穿着鎏色宽袖袍子,细致的纹路盘圆蜿蜒,身上玉佩珠环,莫不是珍奇异物。
  “请老太太.安。”
  “请老太太.安。”
  一道清雅的声音混着一道略微稚嫩的少年声音,在安静的内室之中响起。
  “好好,都是好孩子,来,驹哥儿坐我身边来。”老太太的视线落在那后面的少年身上,满脸的笑意。
  “老太太。”苏驹顺着老太太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