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有疾_在线阅读

饭饭TXT免费下载-FFbook.net >> 口-青春言情 >> 《君子有疾》TXT下载 作者:蔚空【完结】 语言:繁體中文 风格: 绿  字号:减小 加大

-----------------------------------------------------------------
 饭饭TXT免费下载----引领电子阅读新时尚
 电脑阅读:http://www.ffbook.net
手机阅读:http://m.ffbook.net 
 饭饭会员“汝鄢霜降。”整理制作,版权归作者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如果觉得本书不错,请购买正版书籍,感谢对作者的支持!
 ---------------------------------------------------------------
  ☆、第1章 楔子

谢伶俜死的那日是个好天气,晌午之后的暖阳,从红色琉璃瓦打下来,落在回廊宋漆柱上,给陈年的木头,添了几分新鲜的颜色。
屋顶垂落的藤萝长得正茂,遮住了雕花额枋,将开未开的小花苞,细密密挂在空中,如同垂了一片紫色瀑布。
伶俜坐在屋子里,睁着一双黑沉沉的杏眼,默默看着窗棂外。
她在这座王府生活里了快两年,头一回发觉府中的景色当真不错,宋玥虽然是个混蛋,但附庸风雅的水准其实还不赖。
面前的楠木案几上放着一只青花瓷酒杯,酒杯中盛着半杯清酒。她一只芊芊素手握着那酒杯,轻轻摩挲着杯口边缘。
小丫鬟翠玉慌慌张张跑进来,噗通一声跪在案几前,早已哭得泣不成声。
伶俜眼皮未抬,只淡淡问:“怎么样了?”
翠玉道:“王爷和王妃在围场被射杀,锦衣卫已经将王府包围了。”
伶俜早料到这个结局,自古以来,乱臣贼子就没几个好下场。想到那日,她得知宋玥要造反,跪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求他,却被他一脚踹了个四脚朝天,还骂她是妇人之见,然后就携着对她一脸鄙夷的王妃裴如意一起去了西山。
宋玥死不死跟她没什么关系,但若是造反而死,那就跟她有了很大的关系。因为她是宋玥王府后宅的女眷,被株连是必然的事。
那天宋玥走后,她甚至默默诅咒他最好在造反之前被雷劈死,掉下马摔死,喝口凉水噎死。然而老天并没有听到她的诅咒。
该来的还是来了。
她看着哭哭啼啼的小丫鬟,勾唇哂笑了笑,未再说话,只举起手中的酒杯,一饮而下。
……
景平二十一年,魏王宋钥谋乱,趁春猎之际,率军于西山围场伏击景平帝及诸位皇子。禁军和齐王宋钦府兵奋力反击,叛军被悉数剿灭,魏王及王妃遭当场射杀。
同日,王妾谢氏服毒自尽。
谢伶俜死了,死在了年华正好的十七岁。成为了魏王叛乱失败的一个不大不小的炮灰。作为魏王府后宅女眷,那些庙堂上的谋乱之事,跟她其实没有半点关系,她与那些无知弱小的下人一样,死得比窦娥还冤。
虽然喝下那杯鸩酒时,伶俜多少有些忿忿不甘,但那穿肠□□入了腹中,她忽然就觉得从来未有过的解脱和释然。
灵魂飘到上空,看着外头身着飞鱼服的锦衣卫们鱼贯而入,王府的下人们个个跪在地上束手就擒。她就跟看戏一般,人间诸事,再与她无关。
走在最前面的是指挥使宋梁栋,他身着麒麟服,手执绣春刀,十分英武挺拔。在他旁边并行的是一个穿着青色锦缎大氅的清俊男子。
她不认识这人,但见过两回,似乎是秦/王府的幕僚,名唤苏冥。
她不知这个苏冥为何会跟锦衣卫在一起。但身份显赫的宋梁栋在他面前看起来竟颇有点谦卑。
“愉生,已经断气了。”伶俜看到宋梁栋手指在自己鼻前探了探,语气有些唏嘘。
苏冥点点头,冷清的目光落在伶俜苍白的脸上,伸手将背上的披风拿下来,盖在她脸上:“身如浮萍,一生伶俜,也是个可怜人,我会让人将她好好安葬,其他的事就麻烦英才兄处理了。”
宋梁栋点头。
伶俜没想到自己死后,还会有两个毫无干系的人为自己打理后事,心中不免生出一丝怅然般的感激。
魏王这场叛乱,上上下下死亡近万人,投胎的亡魂太多,不争不抢惯了的伶俜,懒得跟人争夺,成日在京城上空飘荡,看贩夫走卒嬉笑怒骂,欣赏人生百态,悲欢离合,无鬼差催促投胎,自由自在,竟是许久未曾有过的快活。
一晃三年而过,皇上崩,新帝登基,飘在京城上空的伶俜,亲眼目睹了一出不得了的大戏。
这登基的新帝,竟不是当年风头最盛的齐王殿下,而是那位谁都没想到的纨绔皇子秦王宋铭。
齐王死得蹊跷,皇上又退位得突然,人人都道宋铭这皇位来得不清不楚。
而宋铭登基后,还一改往日纨绔作风,以雷霆之势开始清算。充当他那把锋利快刀的,自是一路辅佐他上位的心腹苏冥。
伶俜生生见识了什么叫做杀伐决断,冷血无情。
短短几个月,苏冥带领锦衣卫,将威胁皇位的朝中祸患连根拔起,暗杀问斩无所不用极其,一时朝中再无人敢有异心。秦王这来路不正的皇位,渐渐坐得稳稳当当。
苏冥则获封安宁亲王,成为百年来首位异姓亲王,新皇还特许其可自由出入皇宫。权倾朝野的安宁王,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人人敬之。
看戏的伶俜感叹,这活脱脱上演的就是一出暴君加奸佞的戏码。
京城百姓悄悄给苏冥送了个外号,叫做“如天子”,甚至有传言说这如天子,表面是心腹宠臣,其实是宋铭的男后。
大约是这些尘事再跟自己毫无关系,看戏的伶俜只觉得有意思极了。当然,她还记得三年前自己死去后,这个苏冥将披风盖在自己尸体上的那一幕。
为着那一刻这个陌生人对自己的慈悲,伶俜并不愿意将他与奸佞二字联系起来。
就这样她又做了半年孤魂野鬼,看着新帝登基的风云渐渐平息,京城慢慢变得平和安宁。
直到一个大雨飘摇的夜晚,盘旋在皇宫上方的伶俜,见到身披蓑衣的苏冥独自进宫,直入皇上寝宫,丫鬟太监惊慌失措退下。
寝宫内两个男子俱有着逸丽夺目之貌,丰神俊朗之姿。周遭无人,相峙而立,伶俜以为自己会看到什么不得了的场景,还思忖着她虽然是只鬼,但到底是只女鬼,接下来的场面大概可能也许理应稍稍回避一下。
然而她还在犹豫不决中,底下两人却忽然拔剑相向。
雨声太大,伶俜听不清底下的人在说着什么,只隐约看到两人表情俱是愤怒激动,两把明晃晃的剑,直指对方咽喉。
她好像听见皇上风雨声中唤:“沈冥……”
想飘下去再听得分明些,却忽然一声惊雷划过,伶俜只觉眼前一黑,便人事不知。
……
谢十一懒洋洋坐在草垛上,眯眼看着悠远的天空上飘着的几朵碎云,金黄色的麦浪在秋风中慢慢起舞。
今年的庄子又迎来了一个丰收年。
远处传来陈婶儿铜锣般的叫骂,许是她儿子大牛偷吃了留着明天吃的玉米馍馍,又或者他家男人偷懒躲在草垛里睡觉。
谢十一扯了根干草放入嘴巴里嚼了嚼,没有任何味道。她将干草吐出来,看见陈婶儿追着大牛跑过来。
大牛昂头朝她咧嘴一笑:“十一,你在这儿玩儿呢?”
谢十一笑道:“大牛,你又偷吃你娘做得馍馍吧?”
大牛嘿嘿笑了两声,听到他娘跑来的脚步声,赶紧一溜烟钻进了麦田里。
陈婶儿见追不着人,抗着笤帚气喘吁吁在草垛前停下来,朝大牛消失的方向啐了一口:“小兔崽子,有本事待会儿别回来!”
谢十一大笑:“陈婶儿,大牛不就是偷吃几个馍馍么?费这么大劲儿追他作甚?”
陈婶儿昂头道:“十一小姐,你是有所不知,我做得两簸箕玉米馍馍,本来是要送给您和太太的,哪知被这兔崽子吃了一半。也不知他那肚子是什么做的,装得下那么多。”
谢十一咯咯笑得更甚。
陈婶儿踮脚着脚张望了会儿,没见着自家儿子的影子,同伶俜说笑了两句,骂骂咧咧走开了。
等到陈婶儿的身影消失,麦田里鬼鬼祟祟钻出一张小黑脸,正是刚刚的大牛。
他左右看了看,确定自己那凶神恶煞的老娘不在了,才彻彻底底从麦穗中冒出来:“十一,你整日在这里一坐做半天,到底想些什么呢?”
谢十一怔了怔,她想了些什么?好像想了很多,又好像什么都没想。
想她为什么会在这里?想她这辈子该何去何从?
没错,谢十一就是本已经死了的魏王妾谢伶俜,那次在皇宫上方飘荡失去知觉后,再睁眼,便回到了十岁这一年。
这一年她还跟祖母住在宛平的田庄上,还用着乳名谢十一。
从那日回来到现在,掐指一算,已经两月有余。从开始的不可置信,到现在伶俜已经欣然接现实。
上辈子她统共就活了十七年,还活得悲催又凄凉,真是应了她爹给她取的这个名字。如今老天爷让她重活一世,实实在在是桩值得高兴的事。何况还是让她回到了在田庄上的日子。有疼爱她的祖母,有庄子上善良忠诚的乡亲,还有大牛这些纯朴的玩伴。
这曾是她最快活的日子。
所以这些天她想得最多的就是这辈子,要如何避免重蹈覆辙,可别再活成上辈子那倒霉境地。
重活一世的人,难免惜命。
伶俜是承安伯府的小姐,因着府中排行十一,乳名便唤作十一。谢家是开国功勋,世袭到她爹谢向头上,正好是第三代,虽然在公侯满地走的京师,一个朝中无大树可依的伯府,只能算是再寻常不过的勋贵之家,但谢家祖上蒙阴,积累的财富足够谢家再挥霍几代。
因着家底厚实,伶俜爹谢向别的本事没有,搞女人生孩子的本事倒是不小,他身边的丫头基本上都被他收在房中,还纳了两个青楼女子为妾。别看谢伶俜排行十一,但她后头还跟着谢十二谢十三,一直到谢廿五。
谢向的嫡妻,也就是伶俜亲娘,就是在生下她后,被风流丈夫生生给气死的。
没了娘的谢伶俜,并没有因为自己是嫡出的小姐,就受了多少优待。他爹忙着周旋在温柔乡中,发妻过世不过勉强挤了几滴鳄鱼泪,哪里有心思管刚刚出生的女儿。谢向亲娘也就是伶俜的祖母看不下去,便将孙女带到了谢家的田庄养着。
儿女多得招呼不过来,并打算继续繁殖下去的谢伯爷自是求之不得。三年五载一过去,谢家又多了十个八个庶出的儿女,没人提醒,伶俜她爹几乎记不起宛平的田庄上还有个嫡出的闺女。
当然,摊上一个混账爹,在谢伶俜上辈子悲催的道路上,并不算什么,至少她爹还有个善良仁厚的亲娘。跟着祖母在田庄上那些年,伶俜过得自在而快乐。
一切悲剧源头,不过是来自她的婚事。
谢家曾和跺跺脚京城就得抖三抖的济宁侯府有过婚约。约定的是谢家的姑娘嫁给济宁候世子沈鸣,伶俜爹十几个闺女,不知怎么就落在了她这个不受宠的十一小姐头上。
也不能算是没有原因,正因她是个不受宠的小姐,这倒霉事儿才落在她脑袋顶上。
至于为何说是跟济宁侯府联姻是倒霉事,皆因济宁侯府世子名头好听,但沈鸣自己的名声却着实不怎么好。传闻这厮有恶疾在身,暴虐成性。再如何身份尊贵,那又怎样?但凡是个正常做爹娘的,谁敢将女儿嫁给他?
除了伶俜她那个混账爹。
而就在伶俜将嫁之时,沈鸣因为和自己表兄魏王宋玥生了罅隙,试图诛杀魏王,最后被沈侯爷沈瀚之,也就是沈鸣亲爹大义灭亲。
沈鸣死的时候不过十八岁,当然对于谢伶俜来说不重要。重要的是沈鸣是她的未婚夫,虽然自己还未来得及出嫁,但说出去也似乎跟忽然守了寡一样。最重要是试图杀皇子可不是件小事儿,连带着她这个未婚妻也跟着受了连累。
总之,伶俜虽然是伯府嫡出的小姐,但出了这等事,想再嫁户好人家,就成了天荒夜谈。
沈鸣死后,伶俜在谢家过了半年水深火热遭人白眼的日子,后来魏王宋玥传了话,愿意纳她为妾。于是她就被亲爹送入了魏王府。
宋玥差点死在沈鸣手中,把他生前的未婚妻娶了做妾,自然不是为了疼惜宠爱的。余后两年,伶俜在牢笼一般的魏王府,被王妃裴如意欺凌,遭下人挤兑,可谓是过得生不如死。
如今的伶俜连回想那些日子,都觉得是场噩梦。唯一庆幸的是,那样的日子只过了两年,最后大家谁也没笑到头,一起去见了阎王。
也不能说是一起,毕竟伶俜一睁眼回到了七年前,而宋玥和裴如意去了哪里,她不得而知。

  ☆、第二章

大牛不知草垛上这个十岁的小姑娘,已经是再世为人,即使上辈子伶俜也不过只活到了十七岁,但到底是及了笄嫁了人的女子,心思难免和小女儿不甚相同。
大牛一家是谢家田庄上的佃户,他从小跟着伶俜一块长大,隐约觉得最近十一小姐跟以前不太一样了,但哪里不一样,他又说不上来,乡野的孩子没那么多心思,想不出,也便不再想。
他从袖子里掏出一个还带着温度的馍馍丢上来。
伶俜一把接过,啃了一口,从草垛上滑下来:“走,咱们到河边玩会儿去。”
说罢啃着馍馍,大步从麦田穿过。大牛跟在她后头。
晌午过后,有初秋的风,穿过麦田,伶俜闭着眼睛感受风拂过脸庞,仿佛还带着麦子的香味。
还未走到河边,伶俜和大牛忽然听到河里好像有什么动静,赶紧迈腿跑去,往那河水里一看。
不得了!有人落了水。
大牛是乡野长大的男孩,虽然不过十二岁,却也力气十足,脱了外衫,一个猛子就扎入河中,很快将那在河水中沉浮的人拖到岸边。
到了岸边,伶俜帮忙将人拉了上来。
原来是个十二三岁的陌生少年,面色苍白,双目紧闭,但呼吸还算平稳,应该只是昏迷。
伶俜上下打量了一下湿透的人,穿着一身湖绿茧绸直裰,头上戴着一顶方巾,那方巾下却没有头发。她目光又落在他腰间的一枚玉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