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花间_在线阅读

饭饭TXT免费下载-FFbook.net >> 口-青春言情 >> 《醉花间》TXT下载 作者:缓归矣【完结】 语言:繁體中文 风格: 绿  字号:减小 加大

-----------------------------------------------------------------
 饭饭TXT免费下载----引领电子阅读新时尚
 电脑阅读:http://www.ffbook.net
手机阅读:http://m.ffbook.net 
 饭饭会员“汝鄢霜降。”整理制作,版权归作者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如果觉得本书不错,请购买正版书籍,感谢对作者的支持!
 ---------------------------------------------------------------

  ☆、第1章 归途

春暖花开,官道旁绿油油的草丛间开出了一团团一簇簇的野花,姹紫嫣红,如锦如缎。忽的,正在花间翩迁的蝴蝶纷纷扑棱着蝶翼消失在草丛间。
嘚嘚马蹄声与辚辚车响渐次响起,远处的官道上行来一支百人规模的玄甲铁卫,个个精壮彪悍,身躯凛凛,被铁卫拱卫在中央的是一辆八宝冠盖顶镶金嵌宝的驷马车。
冷不丁一声唳鸣穿透层云直刺耳膜,坐在马上的沈天枢一边安抚□□坐骑一边抬头。一碧如洗的天空中,一头翅长足有四尺的黑褐色苍鹰俯冲而下,裹挟着雷霆万钧之势。
见玄甲铁卫的手已经按在剑柄上蓄势以待,沈天枢忙道:“这是阿绍的猎鹰。”
与他并驾齐驱的男子玄斗沉声道:“它不攻击,他们也不会贸然出手。”
沈天枢望着苍鹰在车顶上方盘旋片刻后厉鸣一声不甘离去,笑了笑道:“它是来找阿璇的,奈何这架势吓得它不敢下来。”又旋身凝望着苍鹰离去的方向:“看来阿绍在后面。”
玄斗问:“是否要等?”
沈天枢摇头:“不必。”
前行不过片刻,身后就传来阵阵马蹄声,沈天枢回头一看,远处尘土飞扬,十来人策马疾驰,头顶盘旋着方才离去的苍鹰。
眨眼间,这一行人已经来到跟前,打头的男子,二十出头,身材高大挺拔,五官俊美的出奇,举手投足间威仪八面。
沈天枢见他身着墨色飞鱼服腰配绣春刀,知他公干归来,遂拱手行礼:“蒋指挥使。”
玄斗亦行礼。
蒋绍目光罩在玄斗身上,语调意味不明:“大哥居然派你护送。”
玄斗恭敬的半垂着眼。
蒋绍轻笑一声,调转马头走向马车,行至车旁,他用马鞭敲了敲车壁。
蓝色绡纱车帘从内部掀起一角,慢慢推到一边,先露出的是一张笑吟吟的鹅蛋脸:“绍世子安好,恕婢子不便向您行大礼。”说完往边上让了让。
蒋绍漫不经心的唔了一声,目光移到她身后的女子脸上。
沈天璇望着他,不知该如何称呼,遂下意识弯了弯嘴角。不经意间撞进他狭长的桃花眼中,眼尾上翘,睫毛纤长,眸中似水含情,眼角还有一点鲜艳夺目的泪痣。
天璇不由看呆了下,在对方似笑非笑的目光下回神,脸红了下,讪讪的挪开视线!
盘旋在空中的苍鹰见那讨人厌的绡纱被掀起,顿时兴奋地冲向窗口。
天璇大骇,不由自主的轻呼了一声往后躲。
被堵在窗口,翅膀半收不收展在那的苍鹰当下停止了挣扎。
天璇觉得她似乎从这双凶狠的黑豆眼中看到了委屈。
余光里瞥见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将卡在窗口的苍鹰拽了出去,随手往后面一扔。沈天璇忍不住探身而出,双手撑在窗户上,见那苍鹰在空中翻了两个跟头之后飞稳了,当下松了一口气。
“你不会觉得一只老鹰会被砸到地上?”蒋绍挑眉,尾音上挑。
沈天璇见他嘴角勾起要笑不笑的弧度,不知怎么的就觉他应该是在嘲笑她。顿时有点儿不高兴,虽然她的担心是挺蠢的。
蒋绍看她默不作声的缩回马车里,居然没有呛回来,不由细看她,忽的目光凝住了。黑白分明的眼底是全然的陌生和戒备,蒋绍瞳孔微缩,倏地扭头看沈天枢,声音骤冷:“怎么回事?”斜飞的桃花眼中渗出一丝摄人的味道。
沈天枢目光一黯:“回来的路上阿璇得了风寒,烧了三天,再醒来便失忆了。”
“失忆!”蒋绍重复着两个字,尾音打了个旋,他转过脸盯着天璇,眸光沉沉。
被这样的目光笼罩着,沈天璇忍不住心虚,恨不得拉上帘子遮挡,脸色不受控制的僵硬起来,连笑容都变得勉强。
沈天枢看出妹妹的不自在,策马上前,柔声对天璇道:“阿璇,这是蒋绍表哥。”
天璇试探着唤了一声:“蒋表哥。”
蒋绍不出声,眼睛却看着她。
天璇心跳如擂鼓,手心微微冒汗,难道他看出自己是冒牌货了。不该啊!
蒋绍忽的一笑,懒洋洋道:“你姓蒋的表哥没有十个也有八个。”
天璇僵住了,求救似的看向沈天枢。
沈天枢失笑:“你以前都唤他绍表哥。”转而又对蒋绍道:“阿璇失忆你也别和她计较这些。”
天璇从善如流,又唤了一遍:“绍表哥!”喊完便低了头,这是她‘失忆’以来最难搞的一个,希望仅此一个。
“计较!”蒋绍意味不明的笑了笑,忽然盯着天璇的头顶,挑眉:“你不会是故意装失忆,好逃我那一千两的债!”
天璇差点被他前半截话吓死,猛地抬头瞪圆了眼看他,听到后半截话才缓过气来,心跳还是不受控制的加速。
蒋绍的桃花眼半眯起来。
眼见妹妹小脸煞白,沈天枢再看不下去:“回头我就拿银子给你,你别再闹她,这会儿她正慌着。”
蒋绍漫不经心的抚着停在臂上的苍鹰,啧了一声:“开个玩笑都不行,我什么时候真跟她算过账了。”
他话里的亲昵让沈天枢皱眉,岔开话题:“你这是打哪儿回?”
“临江。”蒋绍回了一句,瞄到纱帘被天璇刷的一下迅速拉上,还不忘偷偷朝他翻个白眼。失笑,就是失忆了,脾气也没变。
蒋绍问沈天枢:“什么都忘了,还是只忘了一部分?”
提及此,沈天枢俊朗的面容有些无奈:“基本生活无碍,然而大部分的人和事都忘了,就连字都不识得了。”
蒋绍顿了下回头望一眼奢华精致的马车,慢慢笑起来:“忘得够彻底。”
沈天枢明显发觉他的心情比之前好了一些。
天璇所在的马车十分宽敞,中间一道隔断将空间分成前后两部分,前面放了蒲团隐枕小几,可以喝茶聊天,后面则是床榻,以供歇息。
天璇靠在软垫里余惊未了,那人的目光太有穿透力,彷佛能看透人心,她悄悄给他打上了危险的信号,以后要尽量避开。
鹅蛋脸的丫鬟谷雨见她脸色有异,忙道:“姑娘可是哪里不舒服?”
天璇摇了摇头,找了个借口:“那只老鹰有点吓人。”
谷雨愣了下笑道:“那鹰以前可粘着姑娘了。”
天璇好奇,反问:“粘着我?”
谷雨点头。
回想那鹰的模样,天璇觉得也许还真是这么一回事,又想起自己对它避之不及,天璇心虚的摸了摸鼻子,她真不是故意的。
天璇突然想起一茬:“听你这话头,我和刚才那位,嗯,绍表哥也比较熟悉。”否则人家的宠物怎么会黏她。
“姑娘十岁前一半时间是在靖国公夫人膝下长大的,绍世子正是靖国公府的世子爷,姑娘忘了?”
天璇后知后觉想起来,在沈天枢和谷雨给她灌输的信息中有一条,生母顾氏在她三岁时病逝,她表姨母也就是靖国公夫人荆氏怜惜她,时常把她接过去小住。其间提到过蒋绍,然而她完全无法把脑子里的设想和方才那个人重合起来。
“那我和靖国公府众人关系挺亲近的。”天璇喃喃,夭寿,光想想日后还要和他打交道,她就腿肚子打颤。
谷雨瞧出她的担心,想了想道:“姑娘别担心,方才绍世子是逗你玩呢。也是姑娘现在还没想起来,等姑娘恢复记忆就好了。哪次和绍世子玩笑,最后倒霉的不是绍世子。婢子记得有一回,世子把您放在树上,要您喊三声绍世子天下第一帅什么的来着,喊了,才抱你下来。”
天璇:“……”真想不到那样一个人居然还有这么中二的时候!
谷雨忍笑道:“姑娘就是不肯说,后来世子爷怕您摔下来,要接您下来,可您啊,抱着树就是不松手,一定要世子大喊十声自己是丑八怪才肯下来。”
天璇噗嗤一声笑出来,心道干得漂亮,追问:“那他最后说了吗!”
“自然是喊了,姑娘打小脾气就倔,要不依您,您真要在树上过夜了。”
想想那画面,天璇就忍俊不禁,笑着笑着嘴角又耷拉下来。看得出来原身小姑娘备受宠爱,要是沈家人知道心爱的女儿被取而代之,他们会如何伤心愤怒?还有她自己,她的身体如何了?她们是互换身体了吗?还能换回来吗?
这个世界她一无所知,醒来这十天,每一天她都如履薄冰战战兢兢,就怕被发现是冒牌货。

  ☆、第2章 入府

在玄武大街的岔路口,要去卫所的蒋绍驱马到车前,天璇隔着窗户望着他。
马背上的蒋绍不紧不慢道:“这两天抽个空来一趟靖国公府,娘一直惦记你。”
天璇一点都不想见陌生人,她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是破绽,然而这话她能拒绝吗?在沈天枢的描述中,靖国公夫人几乎当了她半个母亲,遂点头应了一声。
蒋绍看看沈天枢:“表哥到时候带着小朵儿一块来。”沈天枢膝下有一稚女,小名朵儿。
见沈天枢应了,他策马便走,临走目光在天璇脸上绕了一圈。
他可算是走了,天璇长出口气。
穿过玄武大街,再往东行入盛安坊,坊内住的都是信都百年望族,沈家大宅就在其内。
沈天枢邀玄斗入喝杯茶再走,玄斗抬手一拱:“主子还等末将回去复命,不敢滞留。”
玄字辈是冀王世子蒋峥从小培养的亲卫,即使已经脱籍成为五品参将,依旧惟命是从,沈天枢知留不得他,只得郑重感谢。
“末将不过是奉命行事,当不得沈大人一声谢。”玄斗抬手招来一挺拔青年:“这是白忌,日后由他率领这六十四名玄甲铁卫保护沈姑娘,沈大人尽可吩咐他。”
沈天枢默了默,之前蒋峥就派人保护妹妹,那时候是二十四人,这次他嫌翻一番还不够:“回去禀报世子,我省的,请他放心。”
临走前,玄斗向天璇辞行,态度恭谨。天璇心知这一切都是因为她那素未蒙面想起来就胆颤的未婚夫。
“阿璇下车了。”沈天枢唤了一声。
马车内的天璇深吸了一口气,扶着白壁的手踩着绣墩而下,怔怔地望着面前巍峨庄严的府邸大门。
白色的多层须弥座上立砖造门墩,门墩上安放横梁,横梁之下是朱红色的古韵大门,横梁之上还有雕花斗拱与屋顶,屋顶上铺绿色琉璃瓦,与绵延不绝的红墙、白基形成鲜明的对比。门前还立着两座等身高的端庄肃穆石狮,。
沈天枢轻轻拍了下她的肩膀,语调轻柔稳重,抚平了天璇的心:“别怕!”
天璇定了定神,对他微微一笑。
沈天枢含笑道:“照着咱们之前说好的,不想说话便不说话,你不需要看谁的脸色。”
天璇心中一暖还有说不出的歉疚,轻轻点了点头。
兄妹俩从侧门入府,沈天枢为她介绍沿途景致院落,一路走来四时之花、奇植异树、假山怪石琳琅满目,亭台楼阁、池馆水榭应接不暇,原是无心欣赏的天璇不觉被吸引了心神。
穿过垂花门便是内院,沿着一条青灰色砖铺就的大路一直往前走,就是沈府的中心——静安堂,雕梁画栋,碧瓦飞甍。
看门的婆子遣了一个小丫鬟去通报,赶紧满脸堆笑的迎上来,屈膝:“大爷和三姑娘可算来了,老夫人都派人问了好几回了。”
天璇下意识冲她笑了笑。
那婆子晃了晃神,心道半年不见,三姑娘容色是越发动人了,便是她这老婆子见了都要心荡神摇。
沈天枢叮嘱:“妹妹小心门槛。”
天璇抿了抿嘴,这里的门槛能到人小腿,她很是不习惯,微微提起裙摆跨过去。
静安堂正房内正在闲话的众人闻讯,俱是一静。
沈天枢的妻子阮氏抚着五个月大的肚子笑盈盈开口:“大爷可算是把三妹接回来了,如此祖母和母亲终于不用再牵肠挂肚。”
主位上梳着高髻,斜插一只红宝石金步摇,头带黛蓝色抹额的沈老夫人一勾嘴角:“可不是,她一走就是半年,怪让人想的。”
坐在沈老夫人右下首的大夫人刘氏端庄的面容上露出淡淡笑意:“回来了就好。”
二夫人梁氏嘴角一撇,一个是继祖母另一个是继母的,装什么慈爱。
说话间,珠帘碰撞声响起,众人抬头,便见分开珍珠帘的丫鬟屈膝行礼:“大爷好,三姑娘好。”
天璇错开沈天枢半个身子跟在他身后入屋,放眼逡巡一圈,看了个囫囵,只留下一个珠光宝气,衣香鬓影的印象。
沈天枢作揖行礼。
天璇依着他的称呼款款跪在面前的蒲团上,下拜行礼:“孙女拜见祖母,”转了方向后又道:“女儿拜见母亲。”她久未归家遂得行大礼,这一路走来重点学的就是礼仪。
沈老夫人和刘氏立时叫起二人,天璇就着兄长的手直起身,又随着沈天枢向几个婶婶福身见礼,心中默记各人称呼与脸。
梁氏吊着眼尾,阴阳怪气道:“三丫头真叫人羡慕,隔着上千里的外家,想去就去了,还好这次只待了半年,要是像上回那次似的,一住就是三四年可怎生是好。幸好三丫头还记着明年就要出阁,赶回来了。”一甩帕子捂了嘴笑:“那可是冀王府,哪能不赶回来啊!”
天璇皱眉,之前沈天枢就告诉过她,二婶梁氏混不吝的一个人,连二叔和她亲生的儿女都不大看得上她,让她不用理。当时她就在想这得是多么混不吝,才能让亲生骨肉都看不上眼,现在终于见识到了,百闻不如一见。
沈天枢望一眼沈老夫人,见她岿然不动神色一冷,淡笑着望向梁氏:“二婶不用羡慕,我这就安排人送您回梁家孝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