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北者_在线阅读

饭饭TXT免费下载-FFbook.net >> 口-青春言情 >> 《脱北者》TXT下载 作者:Sable塞布尔【完结】 语言:繁體中文 风格: 绿  字号:减小 加大

?-----------------------------------------------------------------
 饭饭TXT免费下载----引领电子阅读新时尚
 电脑阅读:http://www.ffbook.net
 手机阅读:m.ffbook.net
 饭饭会员“汝鄢白露。”整理制作,版权归作者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如果觉得本书不错,请购买正版书籍,感谢对作者的支持!
------------------------------------------------------------------

在这个世界上,
我们亲如手足。
即使火海靠近我们,甜蜜的孩子
毋庸畏惧,
我们的父亲在这里。
在这个世界上,我们最幸福。
——《在这世界上,我们最幸福》朝鲜儿歌


*披着间谍小说皮的玛丽苏言情,欢迎留言鼓励。
*故事发生在国外,内容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爱情战争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琳、李正皓、林东权 ┃ 配角: ┃ 其它:间谍


  楔子

  他们都知道,刀在凳子上,就在眼皮底下。他一开始就可以把刀拿在手里,可他没有,直到冰冷的金属切入他的腹部。
  男人脸上的表情扭曲,却依然站着。
  她把刀抽出来,又刺进去。鲜血喷涌,他还没有倒下,而是缓慢抬头,看向自己的的对手。刀最终刺进了他的喉咙,就在喉结附近。他像块石头一样倒下去,死了。
  刀有一种强大的力量:一旦动起来,就很难停下。

  幽灵船

  2015年8月2日,日本石川县轮岛市东海港,又一艘木船出现在海平线之上。
  “8艘了,2个月来的第8艘。”工头将烟蒂扔掉,用脚拧了拧,任由其扭曲、变形,而后熄灭。
  他回身冲女人点头:“要一起上去看看吗?”
  “好的,拜托了。”保险核查员微微鞠躬,用敬语回答道。不经意带出的能登方言,令她的声音听起来十分亲切。
  姣好的身材包裹在西服套裙里,女人站姿挺拔、优雅,就像半岛上特有的红杉树。在清晨海边的凉风中,丝毫不显狼狈,反倒还有几分享受的样子。
  受到海浪的作用,木船越漂越近,最终撞上了防浪堤。
  工人们三五成群,招呼起吊设备打结固定,将残破不堪的木船放进岸边的船槽里。
  和之前出现的“幽灵船”一样,这艘船也是木制的,非常老旧和沉重。柴油低速机只适合内河驱动,根本无法对抗强大的洋流。
  她和码头工人们一起,用毛巾捂住口鼻,俯身钻进了船舱。
  经过长时间的漂流,甲板上如今只剩冰冷的海盐味道。但那斑驳的暗沉血迹,依然昭示着这里曾经发生过的一切。
  走在前面的工头低声咒骂,行进中的队伍停了下来。
  人群渐渐聚拢,终于看清了舱底的情形:胡乱堆积的尸体严重腐烂,部分已成枯骨,其中两具甚至连头都没有。
  有人在呕吐,还有人在打电话联系海上保安厅。
  从腐烂程度看,这些人已经死亡三个月以上,就连衣物也被海风侵袭、碎如丝缕。数十具腐尸堆叠成塔,显然是在死后被抛下的。这与甲板上连续的血迹相互印证,说明屠杀发生在登船后不久。
  船舱里没有逃生通道,直上直下的舱室暗如井窖,预示着一段有去无回的旅途。
  “别看了,”工头皱着眉转过身,“每条船的情形都差不多。”
  她独自来到甲板的另一侧:日光越过船舷,在尸堆底部晕出大片阴影,闭匿晦暗的角落里,压抑着某种令人不安的隐秘。
  太阳越升越高,船舱里也变得越来越亮堂。尸堆在轻微移动,一片阴影从边上探出来。颤颤巍巍、摇摇摆摆,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消失。
  那段东西犹如枯木,四下里伸出干瘪枝桠,迎向甲板透过的光亮,顽强求生。
  若是电影中出现类似情景,则必然会被认定为幻觉,而当一切活生生地发生在眼前,只剩震惊与恐惧。
  饶是见过世面的工头,看到这惊人的一幕,也傻傻地愣在原地。剩下的工人们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完全不知该如何是好。
  黑暗渐渐褪去,木乃伊一般的身体从角落里爬出来,攀扶着船舱内壁,拼命地试图站立。
  “放梯子下舱!”女人的声音突然响起,命令果断而清晰,“快去拿担架,用绳索把人吊上来!”
  码头工人们勉强作出反应,慌慌张张地展开营救。那人从尸堆里爬出来后,也终于体力不支,彻底瘫软在冰凉黑暗的船舱里。
  她退到一旁,居高临下地看着那个死里逃生的人:他的身体极度虚弱,只穿了一条短裤,右手却紧紧握着一柄刀具,整个人瘦如枯骨。头发胡须纠乱成团,脸上结满黑乎乎的痂壳,分不清是污垢还是伤口。
  只有那双灰色的瞳孔,就像冬日清晨的迷雾,没有任何情绪,平静得异乎寻常。
  借助临时搭成的绳梯,几个胆大的工人一点点下到舱底,怯生生地走近幸存者,断断续续地用日语发问,倒显得比对方还害怕。
  幸存者没有力气站起来,在原地匍匐着,如同受伤的野兽,始终保持警戒状态。
  眼见双方僵持不下,急脾气的工头沉不住气了,大声呵斥着,命令手下尽快地把幸存者抬上来。
  然而,身处幽暗闭匿的船舱,面对着一室腐尸,以及像野兽般的男人,即便身强力壮的码头工人们,也不敢轻举妄动。
  女声再度响起,却是用其他人听不懂的某种语言说话。
  匍匐在舱底的幸存者猛然抬头,目光直直地看向说话的人,片刻后,从喉间发出囫囵应和。
  那声音就像用砂纸在木头上摩擦,粗粝而干哑,根本不像人类。
  工头猛转过头,盯着保险核查员,满脸错愕表情。
  “他不会主动攻击。”女人依然站得笔直,垂眸望着舱底,“他只是走不动路。”
  码头工人们纷纷松了口气,这才壮着胆子靠近幸存者,七手八脚地将其抬上简易担架。
  男子果然非常配合,除了警惕四周,并无任何实质性的反抗。
  保险核查员微微鞠躬,双手呈上自己的名片:“后面的事情就麻烦您了,公司会核销实际发生的费用。有需要请随时联系我。”
  工头条件反射似的接过名片,还没来得及道别,便见女人的身影消失在了船舷边。
  “真是个奇怪的家伙。”他扭头看向舱底,大声指挥道,“傻愣着干什么?赶快把人抬上来呀!”
  说完,工头将那张单薄的纸片凑到眼前,借着舷窗外透过的光亮仔细辨认。
  名片保险公司统一制作,“业务经理”的头衔下,端端正正地印着四个字:“铃木庆子。”
  搭乘新干线回东京只需要三个小时。*站在总部大厦门外,她认真整理过着装,方才逆着下班人流,挤进直通顶楼的高速电梯。
  核查部部长是个谨小慎微的中年人,听到汇报立刻紧张起来:“铃木小姐,真的有幸存者吗?”
  “亲眼所见。”
  “哎呀,这可怎么办好啊……”核查部部长挠着头,表情纠结,“码头综合险原本的利润就很薄,如果涉及到人身赔偿,恐怕会产生费差损。”
  她没有开口,耐心等待着合适的契机,将话题转移到自己想要的方向。
  部长却突然站起身来:“我们一起去向社长汇报吧。”
  齐藤株式会社实施扁平化管理,社长办公室就在隔壁,跟秘书通报之后便能直接入内。
  推开门时,林东权正在打领带。高高瘦瘦的男人眯着眼,勾腰凑近镜前,明明一身正装,却被穿出了吊儿郎当的气质。
  “社长,”中年部长鞠了个躬,毕恭毕敬地说,“又有‘幽灵船’在轮岛市进港了。”
  居高位者随口“嗯”了一声,目光依然专注于镜前的影像上,似乎听清楚了,又好像根本就心不在焉。
  部长显然已经习惯上司的这种态度,冲身后的下属点点头,示意其直接介绍情况。
  她迈步向前,简要汇报了在码头上发生的一切。
  林东权换了条亮色的领带,不紧不慢地转过身来:“跟刚才那条比,是不是更好看些?”
  他的日语还有些生疏,但胜在吐词清楚。核查部部长接不上话,办公室里的另一个人却点头道:“非常符合你的特点。”
  “哦?”林东权挑眉,再次将视线转向镜中的花美男,“我的什么特点?”
  “愚蠢、自大、华而不实。”
  话音刚落,办公室里的空气就凝固了。
  部长目瞪口呆地站在原地,看着口出狂言的属下,完全不知该如何是好。林东权则眯起一双桃花眼,轻蔑地冷哼出声:“怎么?想以这种方式引人注意?”
  “社长,铃木小姐刚入职,不清楚公司里的状况……”老实敦厚的部长抹净额头上的汗珠,磕磕巴巴地解释道。
  “齐藤株式会社创立于大正五年,主营产物保险,去年刚刚被SG集团收购。和大多数韩国财阀一样,SG通过复杂的循环控股结构和人事任命,掌控旗下产业。”
  女孩挺直腰板,目光越过自己的顶头上司,直直看向另一个人,“需要继续说下去吗?”
  “说,”林东权坐回椅子上,长腿交叉,“你还知道些什么?”
  她撇撇嘴,取下胸口的工牌,扔到办公桌上:“我知道自己不喜欢你,也不想再被你领导,这就够了。”
  说完,女人转身面向保险核查部部长,深深鞠躬:“给您添麻烦了。”
  没等部长和办公桌后的那个人回过神来,她便迈着矫健的步伐,迅速离开了房间。
  尴尬的沉默持续蔓延,核查部部长双腿发颤,感觉随时都有可能跪倒在地:公司被收购之后,管理层大换血。林东权由SG集团直接委派,尽管大部分时候都不管事,却依然拥有说一不二的绝对权利。
  半分钟之后,韩国人不怒反笑,冲部长抬了抬下巴:“这个核查员是你招录的?”
  中年男子早已抖如筛糠,说话更是气若游丝:“最近‘幽灵船’频频出现,部门里人手不够用……”
  “她的简历、档案、求职申请,下班之前送到我办公室来。”林东权干脆打断对方的解释。
  核查部部长连滚带爬地离开了办公室。
  林东权扯掉领带,用手机拨通约会对象的号码,通知其取消见面。
  电话那头的女人知道自己被放了鸽子,明显情绪不佳,他却懒得继续敷衍,直接挂断电话。
  人事资料很快搜集齐全,整齐地码放在办公桌上。林东权戴上眼镜,没用几分钟便翻阅完毕。
  铃木庆子前半生的轨迹十分清晰:出身于大阪渔民家庭,四年前考取同志社大学的经济学部,顺利毕业后到东京求职,换了几份工作才在齐藤株式会社安定下来。
  联想到保险核查部课长也是同志社大学的毕业生——这所高校素以其丰富的校友资源著称——铃木庆子的入职似乎并非偶然。
  男人站起身来,看向落地窗外的华丽夜景,眉头越锁越紧。
  他没那么贱,会对瞧不起自己的人感兴趣。但这场爆发太过突然,难免勾起潜伏的警惕本能。
  突然,一个莫名的念头钻进脑海:名叫“铃木庆子”的大阪女孩,毕业不到半年,说话却没有半点关西口音?
  林东权意识到哪里不对劲了。

  住民票

  杉并区位于东京西部,是一座自然环境丰富的卫星城。
  搭乘中央线在西荻洼下车,步行十分钟便能到达一栋三层高的简易公寓。
  这会儿是晚上七点多,白昼留下的全部痕迹,只剩西天边挂着的一抹深紫色。
  她走进便利店,用信用卡买了便当,坐上临街的高脚椅,不紧不慢地将食物吃完。在此期间,目光却始终盯住窗外,像只捕猎的野兽,警惕着街道上的每一个行人。
  收银员是附近学校的高中生,利用课余时间做兼职。最近几个月,他每天晚上值班,都会遇到这个早出晚归的OL。
  和大多数本地人不一样,女子身材高挑,接近170公分。皮肤白得像个混血儿,瞳仁却漆黑如墨,微笑时嘴角微微上挑,显得若即若离。
  高中生总是红着脸和对方打招呼,却从未引发多余的注意。
  吃完便当,她将餐具放进回收站,拿好随身物品,快步走出了便利店。临出门前,不忘冲柜台这边欠身致意:“辛苦了。”
  “请路上小心。”正在胡思乱想的高中生连忙回礼,抬头却再也看不到女子的踪影。
  东京生活便利,公寓楼下有三家便利店和两家主攻食品的超市。
  挑在这里解决吃饭问题,主要是考虑到它的地理位置和玻璃幕墙的通透式装修:临近街角四通八达、方便随时脱身;站在门外就能看清室内情况、排除潜在危险——尽管每天吃的东西大同小异,她却根本不觉得困扰。
  租住的公寓在二楼,靠近楼道最里侧,与逃生通道相连。大门外的窗台上摆放着精致的绿植,室内布置简单而温馨。
  门垫上有层薄薄的灰,不细看根本发现不了。如果有人曾经到访,则势必会留下痕迹。
  她借着路灯观察片刻,确定没有问题后,方才拿出钥匙开门。
  随手点亮一室灯火,踢掉了脚上的高跟鞋,转身进入卫生间,脱衣服的同时开始放洗澡水。
  顺着光滑的颈项往下,一道狰狞的疤痕横亘背脊,几个弹孔若隐若现,看不分明。事实上,受伤并未影响她的行动,体脂比匀称的身体紧致而结实,流畅的肌肉线条下,蕴含着高强度的爆发力。
  只有长期坚持以实战为目的的训练,才能保持这样状态。
  浴缸里的水很快就放好了,关掉龙头,四周再次变得静匿。闭上眼睛,听力范围延伸到墙壁之外,野生动物般的直觉将潜在危险一一排除。
  确定没有任何异响,她才卸掉防备,将身体沉入水中。
  明天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今晚必须好好休息。
  她习惯于浅眠,很少做梦,无需担心因说梦话泄密。然而,当此刻的灯光熄灭、四周一切陷入混沌,白天码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