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善_在线阅读

饭饭TXT免费下载-FFbook.net >> 口-青春言情 >> 《从善》TXT下载 作者:定离/老娘取不出名字了【完结】 语言:繁體中文 风格: 绿  字号:减小 加大

-----------------------------------------------------------------
 饭饭TXT免费下载----引领电子阅读新时尚
 电脑阅读:http://www.ffbook.net
 手机阅读:m.ffbook.net
 饭饭会员“汝鄢白露。”整理制作,版权归作者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如果觉得本书不错,请购买正版书籍,感谢对作者的支持!
------------------------------------------------------------------

从善
作者:定离

文案


重活一世,我一定要坏得不那么明显,坏得低调一点儿。

弃恶从善,想得美呢?


浮生镜前两面的竹子——BY 五声蝉



内容标签:仙侠修真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竹漪 ┃ 配角:秦江澜 ┃ 其它:


第1章 001:六百年

云霄宗有一颗万年古树名为望天。

树干笔直,枝繁叶茂,直插云海之中,一眼望去根本看不到尽头,好似给天上浮云穿戴绿纱。

师尊秦江澜就居住在望天树上,他如今年纪一千六百岁,乃是云霄宗乃至整个沧澜界修为第一人,据说,距离飞升仅有一步之遥。

“师尊潜心修行,清心寡欲,早已不管世俗事务了。来,你们过来,在树下给师尊叩头。我们云霄宗新人弟子都要在这里参拜师尊的……”

树下,一个穿白袍,腰间束带上镶嵌白玉的精锐弟子招呼新来的弟子在树下围成一圈,跪下给师尊秦江澜磕头。新入门的弟子对沧澜界第一人都极为尊重,磕头也磕得扎实,一个个把头撞得嘭嘭响,脑门上都起了红印子。

苏竹漪趴在竹屋边缘,眯着眼睛从望天树上往下看,隔着那层层叠叠的绿叶子,从缝隙里能看到几个小童,她撇嘴道:“秦老狗,你们云霄宗的小东西是一代不如一代了。”

秦江澜端坐在树屋中央,闭目养神,眼皮都没抬一下,压根儿没搭理苏竹漪。

苏竹漪伸手一指,她袖子都卷到了肩上,露出圆润光滑的肩头,手臂修长白嫩,乍眼一看跟上好的羊脂玉一样,她指着树下根本看不清的小童道:“就这几个童子,若放到我们魔门,不出三日,全部死绝。”她伸出小舌轻舔嘴唇,“我这般年纪之时,可是杀了十名同龄弟子,才得到进入魔门资格的。”

直到此时,秦江澜才缓缓睁眼,他本来是沉静的,然睁眼那一刹那,仿佛漫天星辰在他眼中点亮,那眸子里有淡墨青山,有星河浩瀚,有世间万物,深邃广袤。

“苏竹漪,你听我念了六百年的清心咒,心中还是如此暴戾嗜杀。”他声音清冷悠远,明明只是普通的一句话,平静的语调,却犹如琴弦拨动,环玉相叩。

听到秦江澜的话,苏竹漪直接在竹屋里滚了一圈儿,她本是趴在竹屋边缘,现在仰面躺着,长发如墨泼散,在身下铺了厚厚的一层,更衬得她皮肤白皙如玉,娇艳如花。

她胸口起伏,嘴唇微微张着,笑道:“我可是魔道妖女,你还指望我改邪归正?”苏竹漪猛地翻身坐起来,“我经脉尽断,修为全失,活着还有什么意思,秦江澜,不如你杀了我吧?”

苏竹漪挪到秦江澜身边,手轻覆在他脸上,呵气如兰,“还是你舍不得?”

秦江澜没说话,他已经再次闭眼,面无表情宛如一座石雕。苏竹漪近距离贴着他,她发现他睫毛特别长,那睫毛微微颤着,好似能刷到她脸上一样。

表面镇定,心头早起了波澜。见状,苏竹漪抿嘴一笑,“你困了我六百年了,我如今修为全失,经脉尽断,哪怕出去也掀不起什么风浪,不如你把我放了?我去找个凡人城镇,安度晚年?”

她伸手,挑起秦江澜鬓角一丝银发,“你看你这些年修为毫无长进,大限将至,乃是心中有尘,我就是缠着你黏在你身上的那片灰尘,快把我扫了,你就能飞升成仙,享大道永生了。”

“永和三年,长宁村被血罗门屠村,掠走十二名童男童女训练,一月后,正式加入血罗门的只有你一个。”秦江澜淡淡说。

“血罗门入门考验,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有什么好计较的。”苏竹漪耸耸肩,一脸无所谓地道。

“那年你七岁。”秦江澜没理她,继续道。

苏竹漪冷哼一声,这些话她都听起茧子了,无非是再一一细数一遍她的罪状,最后说她罪孽深重,不能放她离开罢了。

“永和七年,永安镇遭魔道偷袭,镇上修真家族苏家满门被灭,无一活口,他们,有不少是你的血脉亲人。那年,你十一岁。”

“他们害了我外公,逼死我娘,留我一个人苦苦挣扎,我灭了他们满门多好,以后就不会有谁,会感受到像我一样的孤独无助。”她双手环住了秦江澜的脖颈,“一家人都死光了,黄泉路上有人陪伴,一点儿不孤单,多好?若有活着的,还得费尽心思复仇,多累啊,你说是不是?”

“永和十五年,南疆小派御灵宗女弟子被万刀剐脸,随后自杀身亡。御灵宗为其报仇,然一夜之间宗门尽毁。”秦江澜本来神色平淡的,说到此处,他忽地抬头,冷冷瞥了苏竹漪一眼。

那一眼,看得苏竹漪心窝都寒了一下,然她依旧轻哼一声,嘴硬道:“谁叫她说我狐媚,勾引她师兄,还用鞭子抽我的脸。”她伸手指着自己脸颊,“你看你看,若这脸上留下鞭痕多可怕。”

那脸颊上红晕如霞,近距离看着,让秦江澜心头一跳,那眸中冷意也随之柔化了不少。

他不想再看她了。

眼不见为净。

“那年,你十九岁。”

“寻道宗王子涵,玉林门张术,古剑派古飞跃……”秦江澜又念出了一串名字,苏竹漪却是没多大印象了,她只是道:“男的?这些男的都说真心喜欢我,愿意为我去死,所以我拿走他们的心,有什么不对吗?”

秦江澜额头微微一跳,六百年了,她的想法居然没有一丝改变,依旧这般强词夺理。

“后来,你为了修复流光镜,屠杀了多少生灵?”

“说得好像你们就不杀了一样。”苏竹漪突然伸手抓住了秦江澜的襟口,“你这衣服乃是鲛鳞所织,杀的不就是深海鲛族,要织成这样一件法宝,怕是得在上千鲛人身上剐鳞才行!”手一伸,从领口摸进去,触到那滚烫的肌肤,手指轻轻刮了几下,在锁骨处流连一番后,苏竹漪凤目一眯,笑着抓出了他胸口坠子,“你这空间法宝渊生珠,也是灵兽乾坤眼珠所炼。”

秦江澜是盘膝坐在蒲团上的,她直接叉开腿坐在了他双腿上,一手摸着他头上束发头冠,“这个是凤骨所雕,还有你的龙鳞匕首……”

“你屠岛之时,可曾在意过岛上修士?”

“难不成我要屠岛之时还得大喊一声,我要灭岛了你们快离开?那死的可就是我了,要知道,沧澜界想杀我的人可多了。我每天都过得担惊受怕呢。”

她伸手轻轻拍了秦江澜的脸颊,“秦老狗,活了一千多年,你怎么还这么天真?”她将红唇凑到他耳边,轻声呢喃,“我不杀人,我就得死,死在七岁那年,甚至更早的时候,死在野狗口中,你看,我跟你不一样,我不过是想活而已。”

活得随心所欲,恣意潇洒,天下无人能欺我辱我,再说我半句不是。

只可惜,她失败了。

被唯一相信过的一个朋友设计陷害受了重伤,最终被正道围剿经脉尽断,修为尽失。世人皆以为她灰飞烟灭了,谁会想到,那个天底下修为最高的秦江澜,会将她救下,困在这万丈高空,六百年不曾让她离开一步呢。

“六百零一年前,你在云霄宗苏睛熏身上割了三千六百刀,将她丢入了万蛇窟。”说到这里,秦江澜声音募地一冷,望天树的树叶都瞬间结了一层冰。

“谁叫她背叛我,设伏害我,引我入局?”当年长宁村十二名童男童女,她只杀了十个,还有一个,她帮她逃了。那个人就是苏晴熏。哪怕后来她成了人见人厌的妖女,跟机缘拜入云霄宗的苏晴熏也并非敌人,她把苏晴熏当做朋友。

唯一的那一个。

然而,苏晴熏引她入了正道修士布下的天罗地网。

“秦江澜。”苏竹漪对秦江澜陡然释放出来的冷意毫不在意,她现在修为尽失,是受不得冻的,白嫩的肌肤都冻红了,□□在外的胳膊上都有了一层薄霜,然而她根本不管,只是哆哆嗦嗦的靠近秦江澜,将双臂伸到他衣服内取暖。

她的红唇印在了他唇上,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你这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苏晴熏可是你唯一的关门弟子呢,你不杀了我为她报仇,反而……”

素手剥下了那件鲛鳞所织的青绿色长袍,她腿一伸,纤足将树屋角落里点着鲛人泪珠的灯盏踢翻,那鸡蛋大小的珠子离开了灯盏台就没了辉光,咕噜噜地滚到了墙角,屋子里的光线骤然变暗,苏竹漪轻啄他的耳垂,“反而,跟我这个妖女厮混呢。”

秦江澜年长苏竹漪三百岁。

血罗门抓童男童女试炼之时,他刚刚下山历练,云游到了西北贫瘠之地的长宁村附近。那时候血罗门有个高手长老在一旁,秦江澜实力有限,只能先暂时救走一个。在苏竹漪的配合下,他救走了苏晴熏。

等他领着闻讯赶来的同门长辈再来救人的时候,血罗门已经离开那里回了老巢,而苏竹漪,也早已不知去向。

后来,她就成了让人闻风丧胆的女魔头。

魔道噬心妖女——苏竹漪。

她是天下人眼中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也是他秦江澜心中的魔。

从他带着苏晴熏离开的那一刻起,那个小小的身影,便已刻在他心中。清心寡欲,飞升大乘?秦江澜苦笑了一下,他哪里斩得断这情丝乱麻,哪里离得开这软香蛊毒了。

她说得对,他就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忽然间,他猛地翻身坐起,将苏竹漪压在了身下。他清澈如潭的眼睛里有了红丝,像是潭水中出现了深褐的水藻,纠缠期间,平添波涛。他双臂紧实有力,就那么压着苏竹漪,一手钳着她想要抬起来的臂膀,入手满是滑腻柔软,满手满心的诱人甜香。

“怎么,想掐死我?”苏竹漪眨眼,她身子柔韧,这会儿被压着也直接抬起头来,伸长脖颈,在秦江澜下巴上飞快地舔了一下,“快动手啊,反正,我活得这么累。”

舌尖触到他肌肤的那一刹那,苏竹漪察觉到秦江澜身子微微震了一下。他身子微微颤抖,有热汗顺着下巴滑下,又落入了颈窝,看着实在有些诱惑人。且他这种状态,好似忍得有些辛苦?

“伪君子,你忍什么?”她被压了身子,腿却还能动,轻轻曲起腿缠在了秦江澜身上,嘴角浮现一抹浅笑。而这时,秦江澜忽地将她打横抱起,放在了他平日里休息的榻上。他呼吸急促,喘息声一声比一声重,他在忍什么?

其实他早就忍不了了。他解下裤子,再次压了上去。

咦?

从前秦江澜就跟一坨石头一样,被她挑逗起来有了反应也是僵坐不动,像这次这般主动不曾有过,倒叫苏竹漪有些惊奇,一时傻呆呆看着他,没有反应过来。

等到那一个个吻犹如梅花在她身上绽开,等到身上的袍子彻底滑落,她才回神,咯咯笑了两声,双腿紧紧缠在了他腰上。

“你看,六百年,我没变。”

“你变了。”

……

苏竹漪这个魔头小时候日子过得很艰难。

她为了变强什么都敢尝试,也什么都去看去学,正道修炼方法歪门邪道都有涉猎,坑蒙拐骗无所不用其极,也就是什么都懂一些,哪怕六百年前经脉尽断,她这些年自己也用一些秘密法子偷偷温养了一些回来。

她被困在望天树上后养了一百年才捡回一条命,后来的五百年么,都用来勾引秦江澜了,也就前几年才成功,如今真正吃到嘴里的机会不多,像这般由秦江澜主导的还是破天荒的头一遭。

这样的双修对她是有益处的,她可以通过阴阳调和汲取微不足道的灵气,当然,不是给她自己,而是给流光镜。

若是给她自己还没在经脉里转一圈就会被楚江澜发现,但温养流光镜就不一样了,流光镜是传说中的道器,能够抗衡天道规则,楚江澜再厉害,也感觉不到道器的变化。他以为流光镜已经毁了,哪里知道那镜子就嵌在她心上,很快就要彻底修复了。

天可补,海可填,南山可移。日月既往,不可复追。

这世上唯有光阴无情不可逆,而流光镜的威能就是让时光倒转,这种逆天法宝被天道不容,因此炼制成功之后就惹得天怒,降下神罚。只是那流光镜又岂是轻易便能毁去的,苏竹漪机缘巧合从几卷上古残卷之中知道流光镜的消息,又花费了足足三百年的时间去寻找,找到之后为了修复那面镜子又花了一百年,屠杀生灵祭镜,眼看就要成功之时,被正道围剿,险些丧命。

修复流光镜,回到从前,那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她可以提前掠夺资源避开危险,努力修行站在修真界巅峰俯瞰众生,到那时,再无所惧。

苏竹漪脑子里想的都是修复流光镜的事,但这次秦江澜像个发0情的公狗似的冲撞她,让她都有些承受不住了,仰面躺着大口大口的喘气,像是所有的力气都随着他的进犯而消失,在他面前丢盔弃甲了一般。

她从没见过这样的秦江澜。

从前梳得一丝不苟的髻子散了,垂下几缕发丝在脸颊唇角,平添一股邪气;从前平整得没有一丝褶皱的衣袍皱了,被他直接扔到了一边,而她那件轻薄的袍子,早被他给撕碎了;从前清冷的眸子里像是燃了两团火,烈焰灼心,让她的心都微微发烫了。

苏竹漪觉得自己意识都有些模糊了,身子随着他起起伏伏,攀上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奇妙之境,好似飘上云端,又像是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