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帝国都知道我很萌_在线阅读

饭饭TXT免费下载-FFbook.net >> 口-耽美闲情 >> 《全帝国都知道我很萌》TXT下载 作者:会飞的西瓜【完结】 语言:繁體中文 风格: 绿  字号:减小 加大

-----------------------------------------------------------------
 饭饭TXT免费下载----引领电子阅读新时尚
 电脑阅读:http://www.ffbook.net
 手机阅读:m.ffbook.net
 饭饭会员“汝鄢白露。”整理制作,版权归作者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如果觉得本书不错,请购买正版书籍,感谢对作者的支持!
------------------------------------------------------------------

  ☆、 001

  大殿暖炉里的魂力正旺,四周灯火阑珊,烛光微闪,轻纱床帘后一片翻云覆雨。
  雪白的衣裳在激烈的碰撞下不断下滑,露出了点里边线条柔美的脖颈,衬地一头青丝滑腻而柔软。
  褚书墨双手撑着床板,被身后人顶地腿脚发软,脸上有些春意潮红,却死死咬着下唇,用力将那快要细碎出口的呻/吟给生生咽了下去。
  在剧烈的晃动下忍不住抿紧了双唇,一双勾人心魄的桃花眼含光不动,满是倔强。
  直到身后那人突然伸出手来在他脖颈处摩挲了片刻,褚书墨才整个人一抖,那双漂亮的眼睛在刹那间闪过了一丝委屈和不安,不过很快就被他掩住了。
  这样的夜晚并不是一天两天了,感觉到膝盖处传来的阵阵疼意,褚书墨双手抓紧了床单,在一阵猛烈的□□之后,有些痛苦的闭上了双眼。
  他和天衍帝成婚后的两年,几乎是夜夜笙歌,可明明是两个人的体温,却回回冰冷都地让他一刻也不想多留。
  他就像一个任人发泄的道具一样,别说动作,连发出声音都不被允许。
  那是他的命令。
  天衍帝是整个太玄的神,即便他将褚书墨放在了同样尊贵无比的后位上,但他的命令却也依旧是褚书墨不能违抗的。
  而在太玄,男后并不稀罕,稀罕的是天衍帝的后宫里,除了帝后褚书墨以外,再无他人。
  外人多道天衍帝情深,然而却只有褚书墨知道,那人对着他的时候,无论是在做什么,都好像是尊隔着千山万水的冷面佛一样,不喜不怒。
  没有哪怕一丁半点的情感。
  要说唯一一次例外,大概就是那天晚上天衍帝伸出手在他脖颈处的那一记触碰,下手轻柔地不像他。
  视线一再模糊,褚书墨像是如梦初醒似得猛地回过神来,然后扭过头,看着天衍帝那张极其模糊的脸,怔愣了片刻,手上的力道一紧,明亮的眼眸闪了闪,像是想说点什么,又像是在期盼着什么。
  然而臆想中的回应并没有到来,后者只是淡漠地看了他两眼之后,不着痕迹地躲开了他摇摇晃晃伸出来的手,然后离开了他的身体,随手拉了两下衣服,衣冠平整地好像刚刚发生的一切都不存在似得。
  接着就像往常一样,不紧不慢地走出了房间。
  看着那个背影,褚书墨的手微微一动,心脏突然像是突然被什么狠狠抓了一把似得,扑通扑通地狂跳,张了张嘴无声地喊了句什么,却怎么也发不出声来。
  如同被掐住了咽喉的小兽,褚书墨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悲恸,目光近乎祈求地看着那个背影,想让他回过头,哪怕一眼都好。
  然而没有用。
  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个背影越走越远,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
  冷风拂过,躺在床上的人缓缓睁开了双眼,眼前的景象有几分模糊,让他忍不住皱了皱眉。
  又做梦了。
  耳边是窗户被风吹过的声音,好半天,褚书墨才伸出手背抵住了额头,慢慢地深呼吸了一口气。
  这身体实在是太虚了,以至于这么点动作,都让他忍不住咳了起来。
  一直等到稍微平静了一点,他才重新睁开了双眼,盯着不远处的烛台看了好半天,一束火苗突然横空出现,晃了两晃,褚书墨的手上才微微一动,末了,披着衣服站了起来,看了眼不远处敞开的窗户。
  外面的侍女听见声音之后,立刻推门走了进来,看见褚书墨的动作,连忙凑上前去想扶他,却被他一手拦住了。
  慢慢地让已经有些僵硬的身体站起来,小心地拿起放在枕边锦盒里的红宝石,他的目光似乎有些僵,一步步地走到窗边,看着窗外的风景,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得,轻声问道,“来报呢?”
  身后的侍女微微一顿,末了,才低下头来,轻声道,“还没有。”
  闻言,褚书墨垂首看了看手里的红宝石,拇指在上面轻轻地碰了碰,淡道,“知道了,下去吧。”
  那侍女张了张嘴,面色纠结,好半天,才轻声道,“殿,殿下,奴婢帮您把窗户关上吧,这天气越来越凉了,夜里总不关窗……”
  “不用,”褚书墨摇摇头,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靠着墙壁道,“下去吧。”
  那侍女似乎还想说点什么,然而却发现褚书墨的视线至始至终都没有离开手里亮着光的石子,看上去根本听不进她的话,半晌,才垂首,“是。”
  门打开又关上,又是一阵风,褚书墨胸口像是突然被什么卡着了似得,有点喘不过气来,这感觉并不陌生,轻咳了两声后,他目光里似乎流露出了点无奈。
  身后捏了捏手里发光的红石子。
  这是太玄的契婚石。
  所谓契婚,就是魂魄强悍的一方将另一方完完全全地捆绑住,后者在前者面前没有任何尊严,一个指令一个动作,刀山火海,万死莫辞。
  除却双方必须行房事这点以外,比起契婚,其实大概更像是契奴,讽刺意味可谓是十成十的。
  并且同后者一样,被契婚者,是没有权利解除这种关系的。
  这是天衍帝送给他的礼物,也是他们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两年婚姻中,天衍帝送给他的,唯一的一件礼物,命令他必须时时刻刻带在身边。
  褚书墨其实不喜欢这块东西,日日夜夜地看着他,就好像在被无时不刻地提醒他……他在天衍帝眼里的不堪,提醒他他当年的一厢情愿和异想天开一样。
  在褚书墨最崩溃的时候甚至曾经丢过它,两次。
  一次是在刚得到这石头的时候,接不住不断下坠的心,丢下了荆棘谷的万丈深渊,第二次是在天衍帝失去消息一年后,丢进了瑟笙池里。
  然而两次,这石头还是重新回到了他手上。
  第一次丢下去之后,没到半个时辰,天衍帝就拎着石头来找他了,脸色非常难看。他们成婚两年,日日夜夜里,要说褚书墨最深刻的看见这个人的情绪,恐怕也就那么一回了。
  然而即便是这样,那人也只是冷冷地看了他半天,然后让身后的下人把东西递给他而已,冰冰冷冷地丢下一句“带着,不准有下次”,就没有下文了。
  还是一直到很久很久以后,褚书墨才听人说,那石头是他自己下去找的,荆棘谷处处机关,历史深远,哪怕是老谷主,都难以全身而退,但这人就是去了。
  精通机关的器修师,精通阵法的术士等等通通不用,偏偏要自己下去。
  谁知道那层层衣服下受了多少伤。
  摸了摸手里发热的小东西,褚书墨的嘴角轻轻抿了抿。
  第二次,是他自己下去捡的。
  他想这人在战场上一定会受很多伤,等回来了,又一声不吭地拖着身体跑去捡石头,万一出了什么事,那他莫名被人丢在神殿里等了这么久的账,找谁算呢?
  只是那么一次,就让他患上了寒疾。
  可褚书墨并不是很在意,在捡回石子之后,就一直在这神殿里安安静静地等着。
  等一匹快马,等天衍帝的消息,等了整整三十三年。
  天衍帝向来寡言,外面的情况,敌族来犯,御驾亲征,都没有告诉他,但他不信,这人最后一刻,会连一句话都不留给他。
  可真的没有。
  他还是像以前一样,什么也没说。
  从最开时的一日问上好几次,到现在也不知过了几个月了才问那么一回,褚书墨只觉得一颗心都快静如止水,再也起不了波澜了。
  当初他总觉得,这人当年会用尽方法把他捆在身边,请遍名医去治他,不可能对他没有感情的,无论是什么感情,都总该有那么一点点的。
  然而这点期盼,也在漫长的等待中,一点点被耗干净了。
  他身体常年不好,这两年的情况更是越来越差,人也变得一天比一天沉默。
  褚书墨想,他大概已经没法等太久了。
  三十三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也算是应了这契婚石了。
  要有来世,他不想再这样了。
  三十多年的等待几乎把他挖空,哪怕多一天,他都撑不住。耗尽五脏六腑,等到今天,只盼着这一切都中止在这里。
  当年那场婚姻成的莫名,在明白其中种种原因之后也确确实实是他先动的情,最初也觉得那人待他不同,便一厢情愿地以为总有一天能化了这块冰石,结果最后却为他守了一辈子的神殿。
  事到如今,褚书墨已经说不清自己心里到底是怨恨,还是不平,亦或者是委屈,他已经不想再追究了。
  假设有可能的话,他只求下辈子能过得平淡、安逸一些。
  垂首看着手里的红宝石,好半天,褚书墨目光才微微一晃,慢慢地举起了它,闭上双眼,颤抖着双唇凑上前去,然后,在那颗亮丽的红宝石上,轻轻地印下了一个吻。
  转过头看着窗外皎洁的皓月,和透过魂镜能看见的繁荣京都,感觉到耳边的风吹声,褚书墨的眸光一点点溢散。
  这次是真的连动一动脖颈的力气都没有了,那双浑浊的双眸一点点闭上,在眼底光芒消失之际,似乎挣扎着想问点什么,喉结上下动了动,却是一点声音也没发出来。
  那句话就这么永远地哽在了喉咙里。
  红色的石子在他的手心里亮地有些异常,恍惚间,褚书墨仿佛能听得见冷风呼啸而过,一转眼,又回到了四十多年前的冬天。
  天衍帝背着他,在雪地里一步一步的走着,身后是一排深深的脚印。
  “一会就到了。”天衍帝比寒风还要冰冷的声音在褚书墨迷糊的意识中传来。
  “很快。”
作者有话要说:  开坑啦~~首发三章~全文甜宠!甜宠!甜宠!具体文风见第三章,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前世今生都专一,以及前世应该看出来了,不是正常古代背景~现世也不是正常未来背景!一切设定以本文为主!么么么么!
避雷:1.有蛋,生蛋方式不定 2.攻占有欲极强~
欢迎大家跟着瓜瓜一起跳坑,咱们还是每晚八点走起~=3=啵啵啵~

  ☆、 002

  星际历2998年,帝都星。
  “秦管家,东西就在里面了。”
  伴随着话音,一束灯光在昏暗的房间里突然亮起,房间里原本弓着身子偷偷摸摸的人登时被吓了一跳,猛地挺直了腰板,与此同时手里的东西瞬间一滑,差点掉到地上。
  扭过头朝门口的方向看了一眼之后,就慌慌忙忙地把东西往回一放,然后缩到角落里躲了起来。
  穿着工作服率先走进来的老人见状后瞳孔微张,然而很快就冷静了下来,直到看见那人躲起来,才不着痕迹地扭过头冲身后那个穿着一丝不苟的老管家垂首。
  “嗯。”秦管家冷冷地应了一声,语罢,越过老人,一步步地走了进去,最后停在了高高架子里一个黑金交错的宝箱上,双眸里精光微闪,“这个?”
  还站在门口的老人闻声只觉得头皮一麻,下意识地朝角落里看了一眼,“是。”
  秦管家闻言面色不动,戴着手套在盒子上微微一晃之后,挑了挑眉,“盒子我拿走了,和贵铺的合作很愉快。”
  说完把箱子往一旁早就准备好了的托盘上轻轻一放,托盘上四个角把盒子固定地稳稳的,四周垂钓着的全是柔软的羽垫。
  这时秦管家才扭头看了身后跟着他的家仆一眼,那人立刻会意,从口袋里掏出了早就准备,看上去非常小的一张薄卡递给了老人。
  “以防万一,直接给您提了张新卡,方法可能有点古老,还烦请您务必在一周后才能开始提取,不要太心急。”秦管家一边说着,一边稳步走出了房间。
  身后的老人接过了那张精小的小卡,脑门上早就布满了细细密密的汗珠,再三鞠躬道,“请大人和管家放心,小铺……”
  然而老人话还没说完,管家就已经出了房门,很明显没有继续听下去的意思。那老人也不介意,屏息听着,等到确定他们已经走出去之后,才把头上的工作帽一丢,转身气冲冲地伸手把角落里的人给揪了出来。
  “你说!你在这里干什么?!”
  被一把揪出来的小姑娘脚下一个不稳,为了护住怀里的东西,直接摔在了地上,发出一声巨大的声响,嚎叫道,“痛!爷爷!”
  “你还认我这个爷爷?这个房间不能进这件事我不是一早就告诉过你了吗?”老人看上去有些气急,呵斥道,“你根本就不知道这里面……”
  “我知道!”小姑娘爬起来之后把怀里的东西紧了紧,有些赌气道,“是放虞大人今天婚礼对象,还没破壳的诺尔族的地方!”
  老人一哽,末了目光更加凌厉了,“知道你还进来?!平时胡闹都随你,现在连轻重都不分了?”
  那小姑娘瞬间不说话了,坐在地上,目光里露出了几分委屈,“我……”
  老人见那副表情,半天,到底是狠不下心来,然而就在这时,他目光一闪,落在了小姑娘一直搂在怀里的盒子。
  眉头一皱,“小休,把怀里的东西拿出来。”
  小休一顿,低头看了看那个小盒子,半晌之后,才瘪了瘪唇,往老人的方向一推,退后几步环住了自己,声音有些颤道,“我就是不想看见虞大人他被迫接受这种婚姻,所以我就……”
  她一边说着,那头的老人也打开了那个小盒子。
  只见里面放着的赫然是一枚光滑干净的蛋,一枚诺尔族的蛋,老人微微一愣,“所以你就想偷梁换柱?”
  “这是我力所能及唯一能做的了,”小休把头埋在了膝盖里,闷闷道,“就算大人真的迫不得已必须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