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五]昭哥说的是_在线阅读

饭饭TXT免费下载-FFbook.net >> 口-轻松同人 >> 《【BG/七五同人】[七五]昭哥说的是》TXT下载 作者:金老板【完结】 语言:繁體中文 风格: 绿  字号:减小 加大


╭∞━━━╮.oо◎━━━━━━━━━▇▇▇●●▇▇▇━━━━━━━━━━━━━▇▇▇
┃ ┃˙ω˙饭饭TXT免费下载----引领电子阅读新时尚
┃● ●┃˙ω˙电脑阅读:http://www.ffbook.net
┃﹋ ε ﹋┃˙ω˙手机阅读:http://m.ffbook.net
○━━━━╯饭饭会员(色色魔鬼)整理制作,版权归作者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
如果觉得本书不错,请购买正版书籍,感谢对作者的支持!
━━━━━━━━━━━━▇▇▇●●▇▇▇━━━━━━━━━━━━━▇▇▇




=================
书名:[七五]昭哥说的是
作者:金老板


文案君
1.听说全天下的女人都想嫁给御猫展昭,可只有丁月华中了头奖。

2.苹果说:我不是丁月华啊喂!

3.展昭问公孙策:丁姑娘这失心疯如何才能医治?


文案君TWO

本文描述的是苹果穿越成了丁月华之后要如何证明她是丁月华或者不是丁月华的故事就没有标点你要怎样

1.官配党,不拆CP,HE。
2.轻松小白文,台词党,文笔渣,不喜请叉出千万别忍着看。
3.不用问我是哪个展昭,就是我想写的那样的展昭。
4.谢绝扒榜,扒榜者一辈子吃方便面只有调料没有面。

内容标签:七五 恩怨情仇 天作之合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丁月华,展昭 ┃ 配角:丁月影,时钟钰,白玉堂,白金堂,包拯,公孙策 ┃ 其它:七侠五义,包青天
==================

☆、第 1 章

作者有话要说:  新书又和大家见面啦!
这本可能不是很逗比了,但还是很小白的23333
金老板的脑残粉群:62393015
有扯淡也有彩蛋,欢迎加入~~
75同人剧策划中,喜欢这本小说就加入吧!无论你想参与创作、配音、后期,都欢迎哦!
8月18日,隆重起航!
由于工作原因,不能日更,但肯定不会坑,不要大意的收藏吧!
  哒哒哒的马蹄声由远及近,正在擦桌子的店小二转头望着客栈门口,那马,似乎是往这边来的。
  高头大马在客栈前被勒住缰绳,停了下来。马上的人一袭蓝衣,头戴斗笠,舒了一口气,跳下马来,解开挂在马背上的宝剑,踏入客栈。
  店小二见有客上门,马上笑脸相迎,跑过去喊着:“这位客官,您是要住店吗?小店有上好的厢房,包您满意!”
  那人咳了一声,脱下斗笠,笑道:“云来客栈果然是名不虚传,展某有缘到此,真是三生有幸。”
  店小二一见来人的庐山真面目,也痴痴地笑开了:“哟,是展爷回来了,您这不是逗我么!”
  展昭用剑柄指了指外面的马:“替我把马牵回府去,告诉大人我稍后回府。”
  “得嘞!展爷您先坐着!我给您泡壶茶,再给您准备好洗澡水!”小二连忙吩咐人出去把马牵走,去厨房端了茶出来,给展昭倒上一杯,立于一旁。
  展昭端起茶杯,闻了闻,浓郁的香气吸入鼻腔。“嗯……”展昭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事,又放下茶杯,抬起头,看着那店小二。
  店小二极会察言观色,马上探头过来,笑着说道:“展爷是要问白五爷吧!小的昨儿个刚收到五爷的飞鸽传书,说是路上有点事耽搁了,还要个三五日方能回京,这几日还得劳烦展爷了。”
  “最后一句是你加的吧。”展昭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是是!什么都瞒不过展爷。”店小二红了脸。
  展昭笑了笑,白玉堂自然是不会说最后那句话,谁都知道白玉堂和展昭是死对头,他能感谢展昭?低头默默心算了一下日子,按白玉堂离开的时间,应比他早回到汴京,而迟迟未返,还要再有个三五日,并不像是白玉堂的作风。
  莫非真的发生了什么事?展昭心生疑虑。白玉堂性子急躁,难保在路上做出点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来,到时候包大人又要费心了。
  “白玉堂还说什么了?”展昭多问了一句。
  “没有了,五爷没说其他的,小的已经差人沿路接应五爷去了,展爷大可放心。”小二答道。
  展昭点点头,这云来客栈的店小二倒是机灵的很,一见白玉堂错过了归期,担心白玉堂出事,一早就派了人出去打听,想必很快会有结果。
  “展爷,水已经给您备好了,您到后面梳洗吧。”小二说。
  “有劳。”展昭又喝了一碗茶,才站起身来,往后面走去。
  云来客栈此刻正是午后清闲的时候,坐在店里的客人三两个,都是住店的。吃饭喝茶的客人此时都去了对面的醉仙楼。醉仙楼新聘请了一个说书人,每日准时开讲,这段时间只要时辰一到,醉仙楼里便挤满了人,连坐的地方都没有。
  可展昭从不担心这个,醉仙楼里最好的位置上总有一张桌子是留给他的,这还是白玉堂亲自传下话来,说展小猫喜欢听书,给他留张桌子,不许让别人坐。
  有时展昭也不懂白玉堂究竟是怎么想的,同在包拯身边为官多年,有时就拿他当不共戴天的仇人,有时却又当他是兄弟,反反复复,全凭心情。
  此刻展昭坐在醉仙楼里,喝着茶,吃着点心,心里想着,若是白玉堂已经回京,当与他一同坐在此地,一边听书,用各种话来呛他。
  “去他娘的,说的什么玩意!这京城的说书人还真是满嘴胡言乱语的。”身后传来一阵不满。
  展昭侧身望过去,后面那张桌子旁坐着一位年轻的侠客,穿着简单,竟和展昭一样一件蓝色长衫,头上一个发髻,而他的手边上,则放着一件看起来像是武器的东西,用布裹着。
  展昭回过身,继续听书。行走江湖多年,什么样的江湖人没见过,此人看起来普普通通,唯一吸引展昭的地方是两个人的穿着一模一样。
  “这醉仙楼的说书人真是名不虚传的胡说八道啊……这位兄台,你可是常来此处听书?”后面的蓝衣侠客摸到了展昭的桌上。刚刚他上来的时候也看中了这个位置,不过小二告诉他,这个位置是给贵宾预留的,不给别人坐的。而展昭,正是这位贵宾。
  “咦?这位兄台莫非也很仰慕南侠?”年轻的侠客,打量了一下展昭。
  “公子这一身是效仿南侠展昭?”展昭挑眉。自己这件蓝色长衫并不是当年行走江湖的那件,虽然看起来是一样的,因为他酷爱这件,所以照着这样式定做了很多件,一件烂了再换一件,故而世人只见南侠永远穿着一件蓝色长衫。
  展昭曾经在汴京的店里看到有这件长衫,掌柜逢人便说这件衣服和展南侠穿的那件是一模一样的,是店里销量最好的一件衣服。莫非这年轻侠客也是在那家店里买的?展昭听其口音并非本地人。
  “是啊!”年轻的侠客一听对方提展昭,眼睛马上发亮,凑近言道,“在下一向敬佩南侠展昭,此次来开封也是希望有机会能见识一下南侠的风采……”侠客环视了一下四周,继续小声说,“我听说展昭经常来此地听书,可我已经在这坐了三天了,连人影也没见到!”
  侠客说罢,直起身子,叹了口气,望着楼下那说书的,继续说道:“我听说这闻名京城的醉仙楼是陷空岛五鼠的产业,不过如此嘛!请个说书的也不伦不类,食物味道也一般般,并没有传说中那么好。”侠客托起了腮帮子,侧脸对着展昭。
  展昭定睛一看,那人的耳朵……原来是这样,展昭默默点头。
  “不好了不好了!有人跳了汴河了!大家快去帮忙救人!”醉仙楼外传来一阵大呼小叫,展昭拿起宝剑,迅速走到窗前,纵身跃出。
  “哎?走啦?”侠客一回身的功夫,展昭就不见了,而他竟然没听到一点声响!
  展昭上了大街,往汴河的方向跑去,刚到街头,就撞见了出来巡城的王朝和马汉,正带着一队衙役。
  “展大人回来了!”王朝和马汉马上迎上前。
  “有人跳了汴河,赶紧过去看看。”展昭见形势危急,不欲多讲,带着王朝和马汉就奔着汴河去了。
  到了出事地点,有人报告,说人已经救上来了,正在一旁医治,出事的原因是有小孩童不小心掉进河里,有位姑娘跳下去相救,结果自己不会水,差点淹死,还好有经过的船夫跳下去把那姑娘拉了上来。
  虚惊一场,展昭吐了口气,刚回开封就遇到这档子事,可算是送他的厚礼?
  展昭走到那姑娘躺着的地方,姑娘浑身湿透,还未苏醒,身着红衣。展昭见那姑娘面容姣好,那衣服的布料和做工也不像是寻常百姓,当是大家闺秀。自己不会水还敢跳下去救人,鲁莽之余又透着几分可爱。
  “几位大人,这些是这位姑娘刚才扔在岸上的东西。”有百姓拿着一些物件送到展昭眼前,有外套,杂七杂八的饰物,最后一个人手中还抱着一把宝剑。
  见到那把宝剑,展昭登时脸色大变,目瞪口呆,血液如出闸的猛虎四处乱撞。
  “展大人,你怎么了?”王朝见展昭脸色不对,便上前询问。
  展昭身体微晃,往前迈了一步,要拿起那把剑,却见一只蓝色的袖子突然伸过来,把剑抢了过去。
  “好剑!”刚刚在醉仙楼和展昭对话的年轻侠客出现在展昭眼前。
  “这……巨阙?”侠客多看了两眼,不由得瞪大双眼,再抬头看展昭。
  “你……你……你是展昭?你是南侠展昭?!”年轻的侠客兴奋的声音颤抖起来,未曾想刚刚在醉仙楼里撞见的跟他同样打扮的人,竟然是正牌的南侠展昭!
  这么一喊,展昭确定不是自己眼花的,这柄剑就是跟随自己闯荡江湖多年,也是作为信物交换给了茉花村丁家的那柄巨阙!
  展昭又转身走回到姑娘身边,半蹲下来,仔细看着姑娘的脸,难道这姑娘是?
  “呀!这不是丁月华吗?怎么回事啊!”侠客惊叫一声,双手捂嘴。
  “你……认识她?”展昭胸口如撞击一般,十分憋闷。
  “认识!双侠的大妹丁月华,我在边关见过她!哎?对了……她不是你……”侠客突然想起了什么,指着展昭。
  “先把人带回去再说。”展昭下达了命令。
  大家七手八脚的把丁月华抬上了担架,展昭呆呆的站在一旁望着,面无表情。
  要走的时候,那侠客跳了过来:“那个……展大侠是吧?我能不能跟你一起去?我可是目击证人!”侠客指着自己的脸。
  展昭看了侠客一眼,张口道:“展某有公务在身,不方便,姑娘请自便。”说罢便匆匆离开岸边。
  “姑娘……喂喂喂!你看出来了啊!”侠客涨红了脸。

☆、第 2 章

  一道奇怪的圣旨令开封府上下忙中更显慌乱。包拯皱着眉,反复看着郭公公传下来的圣旨,这道圣旨下的颇为蹊跷,圣旨里说,将有一位官阶六品的女官至开封府跟随包拯办案学习,叫包拯务必悉心管教,学成之日皇上会对其进行封赏。
  “奇怪……本府可从未听过这个人……”包拯看了看这圣旨上所提到的女官的名字——时钟钰。
  当朝女官除了深宫内院和杨家那一门女将,其余的两只手都数的过来。包拯自认对各州县大小官员耳熟能详,都没听过这样一个名字。
  “大人叫我?可是为了圣旨之事?”公孙策快速步入书房。
  展昭刚刚回府,从河边带回来一个跳河的姑娘,十分忧虑,公孙策问他到底什么事,他只是叹气,似有难言之隐。
  公孙策给姑娘把过脉,无性命之忧,只是要昏迷一阵,尚不知何时能苏醒。正在给姑娘配药,衙役来喊公孙策,说是皇上圣旨到了,大人请公孙先生前往书房商议。
  “公孙先生,这时钟钰是何人?”包拯将圣旨交予公孙策。
  公孙策仔细看了一遍圣旨,言道:“大人可还记得去年皇上巡视边关,微服出巡,曾遇劫之事?”
  包拯哦了一声,点了点头,这件事他还有些印象。
  “当时有一位侠女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救了皇上,此人便是时钟钰了。”公孙策说道。
  “啊……本府记起了,这时钟钰是一位赏金猎人,皇上为了表彰其救驾有功,御赐金刀一把,还正式封了她一个‘赏金猎人’的封号。”包拯想起来了,皇上的确封过名叫时钟钰的赏金猎人,但这位女侠身居边关,常年在宋辽边界行走,从未真正踏足中原,这件事过去了也就被人遗忘了。
  “可是皇上为何会把这位时姑娘下发到开封府来?”包拯凭借办案的敏感,隐隐觉得此事别有内情。
  “待时姑娘到来,大人一问便知。”公孙策说。
  包拯又是点头。这事恐怕还真要见到当事人才能知晓。
  “哦对了,公孙先生,展护卫可是已回府?”包拯又问。
  公孙策立刻答道:“是的大人,展护卫已经回府,目前正在照看那位跳河的姑娘。”
  “跳河的姑娘?”包拯又有疑问。不过半日光景,自己似乎错过了很多事。
  公孙策把汴河发生的事向包拯略加解释,只是寻常案件,可展昭一直神色凝重,不知他心里在想些什么。这姑娘的身份尚未证实,需等她醒来再行询问。
  开封府迎来时钟钰之时,那位被时钟钰认定是丁月华丁女侠的姑娘还未苏醒。时钟钰进了开封府并不是急着拜见包大人,而是询问衙役今日展昭带回府的那位姑娘。衙役带着时钟钰来到客房,展昭依然在床前盘桓。
  “展大侠,丁姑娘可有苏醒?”时钟钰进了客房,上前问道。
  “你怎么会来开封府?”展昭反问。
  展昭先是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面前这位已经换了女装的姑娘,就是那位在醉仙楼萍水相逢的侠客,也就是认出跳水之人是丁月华的那位。可他不是已经说清楚了,这件案子不需要任何人来协助调查,事情的经过已然很明朗,只需要等待这姑娘醒过来确认身份。
  “我?从今日开始,我就要住在开封府了。”姑娘背着手,挺直了腰板,在宣布一件天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