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养女逆袭记_在线阅读

饭饭TXT免费下载-FFbook.net >> 口-青春言情 >> 《炮灰养女逆袭记》TXT下载 作者:雪妖精01【完结】 语言:繁體中文 风格: 绿  字号:减小 加大

-------------------------------------------------------------------------------
  饭饭TXT免费下载----引领电子阅读新时尚
  电脑阅读:http://www.ffbook.net
  手机阅读:http://m.ffbook.net  饭饭会员(流年在等)整理制作,版权归作者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如果觉得本书不错,请购买正版书籍,感谢对作者的支持!
-------------------------------------------------------------------------------

炮灰养女逆袭记
作者:雪妖精01



☆、第1章:死与生

  痛。
  一股令人窒息的痛在周谷儿的身上蔓延。
  她心里明白她是心脏病犯了。
  这样窒息的痛让她无法呼吸,女儿和女婿都不在家里,他们肯定不知道自己犯了病,不会把自己送到医院去。
  况且即便是他们在,怕是也巴不得自己痛死在他们的面前,怕是会冷冷一笑离去,自己痛死,他们才会觉得解气吧?!
  而自己这样难受,只是有意识,身体都不能动,也不可能拨打一二零。
  亲人都不在身边的周谷儿觉得有些冷。难道自己就要这样死了吗?
  算了,死就死吧,就这样结束吧,这样痛苦的活着,不如死去。
  可是周谷儿真的不甘啊,她的自己这一生啊,就是个悲剧,可能怪谁呢?只能怪自己,是自己太软弱,是自己把日子过成了这样。
  往事一幕幕在眼前闪现,回首这一生,周谷儿是有恨的。
  她恨自己的养父不把自己当人,把自己卖给一个酒鬼、赌鬼。
  她恨自己的男人,既然买了她,却不知道珍惜,对她非打即骂,让她受尽苦楚。
  她恨她的女儿,她给予了女儿所有,她却那么冷漠的对待自己,在自己的心上捅刀子。
  她恨老天的不公,就连那个小人儿,她最后的希望,最后的那点温暖都夺走了。
  贼老天你为什么狠?
  周谷儿心里骂了一声,她好痛苦,她宁愿用自己的命去换那小人儿的命,可惜那可爱的小人儿再也回不来了。
  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她?她为什么要受这样的苦,这样的罪!
  周谷儿悲伤,周谷儿怨恨,可她却无力,因为已经发生了,她改变不了。
  痛,周谷儿感觉她要死了,窒息包围了她,在陷入了黑暗之前,她脑海里想到,但愿有来生,来生她不会这样过,但愿有来生,她有自己的亲生父母,而不再做人家的养女,但愿有来生,来生她要把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上,任何人都不再主宰她……
  周谷儿放弃了对于生的希望,不是她不想活着,而是她觉得这一生真的生无可恋了。
  可放弃了生的希望,并不代表她就死了,黑暗过去,她又有了感觉,她感觉到了难受,胸口那块儿像是被压了一块大石头,堵的要命。
  她感觉自己不能透气了,再这样下去她要憋死了,她想大喊,她觉得喊出来她就不难受了。
  反正屋内除了自己也没别人,为了不难受,周谷儿用尽了力气喊了一声。
  这一声好像把她胸口的闷气逼了出来。她的意识也好像清醒了。
  “喊什么喊!半夜三更叫魂啊,要是你再叫魂打扰老子睡觉,老子明天就卖了你!”
  周谷儿意识还没有完全清醒,耳边突然出现这样一个声音,吓的她蹭一下就坐了起来。
  明明她自己一个人在房间了犯了心脏病,怎么一醒,会有人说话?还是个男人。还在骂自己,听声音不像是自己的女婿,那是?
  周谷儿感觉汗毛都立了起来,她感觉浑身冰冷,脖子那块的汗毛都立了起来。
  “我说别打扰老子睡觉,你还作妖是吧?再作妖明天老子就把你卖给张大,省得看见你老子就烦!”
  那男声对于周谷儿不听她的话很生气,又骂了一句。
  周谷儿愣住了,这人说张大?
  张大是自己的丈夫,一个烂酒鬼、赌鬼,自己被养父卖给了他,一天好日子都没有过过,直到他四十来岁喝多了酒得了癌症,死了,自己的心里才轻松那么一些。
  可张大都死了,这人怎么会说要把自己卖给张大?
  对了。
  周谷儿猛然惊觉,可惊觉过来她的身体更僵硬了,她感觉身上凉飕飕的,好像坠进了冰窖,因为她想起这个声音是自己的养父周麻子所有的。
  可是……
  养父已经死了十几年了,自己怎么会听到他的声音?难道自己已经死了?可进了阴曹地府自己还得受养父的管吗?自己还逃脱不了被卖给张大的命运吗?
  周谷儿一瞬间感觉到了愤怒,她手紧紧的攥着,为什么又要受养父管制,凭什么又要嫁给张大,既然上辈子已了,现在不管是不是阴曹地府,她都要主宰自己的命运,谁也管不了她,她要为自己活着,大不了再死一次就是了,也比窝囊的活着强。
  周谷儿想到这里,刚准备出声,耳边又传来了一个声音。
  “你别骂她了,她这不是病了吗?可能是刚刚发汗太热了。”
  女声说完坐了起来,又轻声对周谷儿说:“谷儿啊,你赶紧躺下,你发热呢,要捂汗,要是再晾着可不好了。”
  这是养母的声音!
  周谷儿更楞了,只是这声音太年轻了,养母也死了几年了,地狱里终于又见了吗?
  周谷儿一心以为这是地狱,都没想养母李花的话。她也忘记了眼前的黑暗,如果是在地狱,不可能是这样黑的。
  “她就给我作妖吧,都赶紧给老子睡,惹恼了老子,明儿我扒了你们的皮。”
  周谷儿养父又骂了一句。
  “谷儿,快躺下。”
  那边李花拉着周谷儿让她躺下,自己的男人啥样她知道,真急眼了,他可不管谷儿是不是病着,怕是她们娘俩又得挨顿打。
  周谷儿僵硬的被自己的养母李花拉着躺了下去。
  因为太惊恐她没有反抗,也没有说话,因为她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
  这好像不是阴曹地狱,这怎么像是自己在娘家,也就是养父家里的时候?
  她能感觉到身子底下的硬,这不是自己家惯睡的床,这是以前的大炕,自己嫁给张大以后,没两年,她市里的姑妈死了,姑妈没有孩子,有一个小房子给了张大,张大就带着自己去了市里,后来她一直在市里生活,虽然日子过的不好,可很多年都没有睡炕了。
  这是怎么回事?她是做梦了?
  可在娘家的日子也不好过,她怎么会梦到娘家呢?
  再说梦她不是没做过会这么真实吗?
  周谷儿很怕,她无法理解现在所发生的一切,这超出了她的认知范围,让她恐惧,让她不安。

☆、第2章:养父、养母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走着,不知道过了多久,周谷儿才有些回神,她强忍着心里的害怕和不安,用已经适应了黑暗的眼睛悄悄看着。
  屋里别处的东西看不清,可炕这一块她看清楚了。
  这一张炕睡了六个人。
  养父,养母,自己,还有自己下面的两个妹妹周凤儿,周朵儿,还有弟弟周才。
  她记得她没有被养父卖给张大的时间,她一直就是这样在家里睡的,一家六口都睡在一个大炕上,一直睡到她嫁给张大。
  她怎么回回到娘家的这铺大炕上了呢?
  周谷儿心里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她用手掐自己的大腿。
  疼,很疼。
  周谷儿强忍着才没有叫出声。
  做梦不会有感觉,到了阴曹地府也不会是疼的,即便她是死了,也不可能又和养父一家一起,再说养父他死了那么多年了,怕是早就投胎了,哪还可能等着自己。
  那自己这是怎么回事?
  周谷儿不明白。
  突然她想到了一种可能。
  周谷儿震惊的张大了嘴巴,不可能吧!
  不是说讲科学,没有神鬼的事吗?至于那些电视,电影演的回到过去都是骗人,自己怎么可能回到过去呢?
  周谷儿之所以能这样想,是因为现代太多关于重生穿越的电视电影了,所以她能很快想到,可这并不代表她就相信。
  可不信,摆在面前的又是怎么回事?
  还有刚才养父说要把她卖给张大,她记得她是十九岁和张大结婚的,虽然她不够年龄,可屯子不讲究这些,请了两桌客人,她就成了张大的人。
  那现在自己肯定还没有十九,这是哪一年?
  对,养母说自己发热了。
  她平时很少生病,她记得她十八岁那年发过热,那天是因为养父逼着自己上山去弄柴火,说家里没柴火烧了,她只能去山上,结果在山上的时间下了大雨,她被淋的湿透回来的,就发起了热,她记得病了好几天,但就是病着,养父也逼着自己起来做饭,干活,一天也没有歇息,就算这样,她也被养父骂的够呛。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难道自己真的重生回到了十八岁的时间?
  不!不会的!一定是做梦,肯定是她心脏病犯了,进了医院在做梦,想到了这里,周谷儿又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周谷儿再次醒来是被一阵骂声惊醒的。
  她蹭的坐了起来,可思想还是有些迷糊的。
  难道是女儿和女婿又上门来骂她了?
  周谷儿感觉到一股难言的心痛,出了那样的事,谁都不想,她比他们更伤心,可他们却把错怪在自己身上!
  怪自己吗?凭良心说他们真的不能怪自己,可他们不这么想,他们不喜欢自己,讨厌自己,上门来吵闹,辱骂,即便她心寒,她又能如何?
  周谷儿感觉到悲哀,这一辈子真是的,在娘家的时间,受养父的气,嫁了人,男人对她也是非打既骂,有了一个女儿,本以为她是自己的依靠,可她小小年纪就为了躲避父亲张大的打骂,有点过错就推到自己的身上,看到自己被她父亲打骂,她只有冷眼,她对于自己从来没有同情,她从来没有把自己当成妈妈。
  好不容易养大了她,她父亲去世,她和自己也不亲,为了买房子她逼迫自己,后来她更是……
  周谷儿感觉眼睛发热,不是说不难过了吗?怎么还会这样心痛呢。
  “你不赶紧起来去做饭,在这里作死呢!成天啥也不干,懒的跟猪一样,养你有啥用,赶紧给老子起来,不然小心我抽你。”
  一声喝骂把周谷儿惊醒了。
  看着站在她面前的养父周谷儿无法回神。
  养父现在四十多岁,和记忆里一样,瘦瘦的,黑黑的,一口黄牙,双眼无神,最特别的是那一脸的大麻子,非常不起眼的一个男人,可就是这样一个男人,他却决定着自己的命运,自己在他家里的时间,受尽苦楚,他又把自己卖给人做媳妇,更是过尽苦日子。
  周谷儿心中涌起一股恨意,都是他,不是他,自己怎么会受这么多的苦。
  她不想见到养父,这是梦吧,她狠狠的瞪了养父一眼,希望这个男人能消失在自己的面前。
  “你还还敢瞪老子,活腻歪了吧!是不是想找削呢!”
  周麻子看周谷儿瞪他,感觉他的权威受到了挑战,一杨胳膊,就要冲周谷儿打来。
  还没等周谷儿反应,从旁边冲过来一个人抱住了周麻子的胳膊。
  “你别打她,她这热还没退呢,今个就让她歇一天吧。”
  李花抱着周麻子的胳膊,哀求着自己的男人。
  “放屁!淋个雨会死啊,她成天吃老子的喝老子的,不给老子干活老子要她啥用。”
  周麻子暴戾的呵斥了自己的媳妇一句,然后一甩胳膊,甩开了李花,不过却没有再伸手要打周谷儿。
  周谷儿看他脸上青筋直跳的样子,她丝毫不怀疑,要是他真恼了,他会冲上来打自己。
  “今个谷儿的活我干,这孩子成天没个闲的时候,这病了咋也得歇一天,再说不是还有凤儿和朵儿吗?她们俩也能干活,放心吧,肯定耽误不了事。”
  李花的声音不大,但说的很坚定。
  “你就护着吧,这瘪犊子也不是你生的你有啥护的,给老子滚开,要是耽误老子吃饭,看我不打死你。”
  周麻子又骂了一句,然后转身出去了。
  “快躺下,今个你歇歇,一会儿妈再给你端一碗姜水,这汗要发透了才好。”
  李花看周麻子出了屋,急忙上前两步扶着周谷儿让她又躺了下去。
  看着面前的这张面孔,周谷儿的眼内有点湿润。
  这一切都是真的吗?
  她真的回到了十八岁?
  眼前的养母才四十,可看上去像是差不多快五十了,皮肤粗糙没有光泽,眼角都是皱纹,非常显老。可这已经是周谷儿印象内非常年轻的了,她总记得年老的养母满头白发没有牙齿的样子。
  真的……真的重活了?周谷儿用力的掐着自己的手心,还是有些无法相信。

☆、第3章:不和

  “妈,我可不管,那些活我不会干,谁爱干谁干!”
  这边周谷儿还在回首过往呢,那边正在梳头的周朵儿扔了木梳说了一句。
  周朵儿今年十三岁,她上面还有一个姐姐周凤儿,今年十四,再就是周才,今年十一岁。
  这三个都是周麻子亲生的,对于周凤儿和周朵儿两个闺女,虽然周麻子也一般,但比对待周谷儿可是好太多了。
  至于周才,那可是周麻子的心头肉,唯一的男孩,他老周家传宗接代的人,他可是很心疼,平时什么都不用他干,有一点吃的也都给了他,养成了他在家里独霸的性格。
  “刚才当着你爹你咋不说?这会儿咋呼啥,你平时不干,啥都让你大姐干,今个她不是病了吗?你干点咋拉?你大姐像你这么大的时间都干好几年活了。”
  李花说着自己的闺女,在她心里,周谷儿虽然不是她生的,可那孩子从三四岁开始跟着她,养了十来年了,跟亲生的也没啥差别,况且这孩子话少,人善,还勤快,没啥说道,比自己生的这俩闺女要强,所以对于周谷儿,她还是有些偏向的。不过在这个家里她人微言轻,没有什么话语权,所以就是想多帮着周谷儿一点都不行。
  “淋点雨就病了,咋这么娇气